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二中文网 >> 审判椎手 >> 第二十四章二次元悖论ⅩⅡ

第二十四章二次元悖论ⅩⅡ

法警轻轻推开大门,法庭迎来了一位记者,林全徒,站在焦点位置被询问对于他来说是件新鲜事,以往都是他采访别人。

林全徒今年52岁,丧偶,主要靠扒明星丑闻为生,他发言前纠正了两次眼镜,用上唇包住他的龋齿,手时不时捂住裤裆。

“好丑啊,那男的。”“是啊,你不觉得他还有点猥琐?”旁听席一个女孩在和她朋友小声讨论。

林全徒说:“我担任漫展摄影师,所以杀人案发生那晚我也在同一层楼,房号622,在作者周唱的隔壁,但我与周唱,冈月,冯甘都不熟,招呼都没打过。”

“打住,可以了。”陈律师说。

审判长点了点头,问:“辩方申请你作为证人到庭,请你如实告知案发当晚,你所见到的情况。”

林全徒说:“那晚上我看书一直到深夜。我很倒霉,公司给我分配到无窗房,里面太闷,想起双号房走道尽头有窗,与单号房那边一样,于是我拿了一瓶酒出去窗旁抽烟,时不时尝两口酒。

到了凌晨3点,我回去打开自己的房门,关门一刻,察觉到有人从单号房往双号房这边走,我朝门缝瞄了一眼,发现那个人是冈月,她推着一辆送餐车,我马上拍下了。”

审判长问:“证人,为何你选择在那时候拍照?”

陈律师立即拿出照片,展示给审判长看。总共有四张照片,只有一张拍到全身照,只是冈月低着头,无法完全见到她的眼睛。其它三张都给冈月的乳沟做了特写,只拍到锁骨。

人们马上明白了,那时候证人林全徒正在偷拍冈月,旁听席的女性表露一副厌恶的神情,几个妇女讨论着林全徒到底有多恶心。

卓诺典取电子版上拍照信息与录像的时间对比,由地毯上的花纹判断出,在同一时间点,冈月的位置与照片上的位置一样。

“这几张照片是不是真的?”司马舟信问。

卓诺典点了点头:“乳沟上残留的沐浴露形状都与尸体上的一模一样。”

“我们一开始就错了,冯甘不是凶手。”司马舟信说。

卓诺典诡异地笑着,指着乳沟上的沐浴露,说:“我终于明白了,录像是真的,照片真的,冈月也是真的。”

“什么才是假的?”司马舟信问。

“只有我们的眼睛是假的,”卓诺典说,“冯甘就是杀害周唱,冈月,易丰思的凶手。”

“相信大家都明白了我方证人的意图,先不讨论这种行为。重要的是被告人的确是无辜的。”陈律师说。

审判长点了点头,说:“看来都已经完全搞清楚了事实。”

冯甘听完后,得意地向后伸了懒腰,打了个哈欠,而陈律师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料,卓诺典举手站了起来,以恭敬的姿态,态度谦卑地说:“尊敬的审判长,我方需要提交新证据,有一件物证尚未弄清楚。我方坚信,新的证据会对您的判断起较为重要的影响作用,可否请您延期审理呢?”

审判长问:“你所指的物证是指什么?”

卓诺典回答:“在冈月房间发现的另一件带血的浴袍,请问辩护人能解释清楚么?”

审判长看了一次陈律师,陈律师没有说话。

审判长与左右两边审判员小声沟通,然后正身,说:“我庭认为此案事实已确凿,但鉴于法庭应本着以事实为依据的重要原则,因此,我庭认为如果案子存在未查清的事实证据等,理应查清。考虑到时间成本的问题,最多只能允许延期2天。”

虽然只有两天,诺典终于松下一口气,待旁听席散去后,对面那位陈律师走来,卓诺典露出微笑,说:“陈律师,为什么不早些把无罪之证提出?”

陈律师回答:“我们小看你了,准确来说是冯甘小看你了,因为本案根本没有证明任何人是凶手的直接证据,他以为随便编一个理由就可以解释凶器的去向,然后我作无罪辩护。”

“那我提出延期审理你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陈律师拍了拍怀里的案卷,说:“2天时间你能改变什么。”

卓诺典裂嘴一笑,说:“你知不知道,冯甘害死了三条人命。”

陈律师尴尬地笑了:“我为很多人刑辩,现实就是大多数人是有罪的,他们需要律师。”

“那律师需要什么?”卓诺典叠好案卷送进公文包,轻声说,“金钱固然重要,职业道德比金钱更重要,你该成为一个法律的忠仆,而不是金钱的奴隶。”

陈律师望着审判长的位置,背对着说:“你还是回去反省一下吧,法庭不允许奇迹存在。”

卓诺典没有理会,直接从陈律师身边路过,打开大门离开的那一刻,他对司马舟信说:“创造奇迹的人都很相信奇迹存在。”

诺典走出人民法院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冈敏家,询问冈敏是否留有冈月以往所有花粉过敏的医院诊断报告。

冈月体表接触花粉发生过敏性休克的次数共有五次,冈敏都留有医院诊断报告以及患病时所拍照的相片。

很庆幸,卓诺典需要的数据资料,病历上都有记载,例如酒店内沐浴露的花粉浓度以及成分,其中,沐浴露花粉成分与冈月以前使用过的沐浴露成份相同,且两者品牌相同,前者浓度比后者大。

他们不辞劳苦拜访发生过敏时治疗冈月的孙医生,孙医生表示她必须先请示上级医政人员,拜访的这天,卓诺典和司马舟信午饭也没吃,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才等到答复。

上级医政人员同意在病历上盖章,病历最终形成了符合证据形式要件。得到上级医政人员的允许,孙医生答应了上庭作证。

除此以外,卓诺典提出了对钢丝进行鉴定的请求,也提出了对沐浴露花粉浓度鉴定的请求。

两天很快过去了。

冯甘从法警带来一刻开始,面容一直裂开阴森的笑,两天时间的等待,那些人在原来的位置沉默许久,一种压抑的气氛渐渐侵入,直到法槌重击,庭审开始了。

卓诺典摸着那枚深蓝色的律师徽章,站了起来:“在展出新证据之前,我请问被告人冯甘,为什么银色餐刀从你手里不翼而飞,来到冈月手中?”

此刻,冯甘忍不住竟发出阴冷的笑声,这种笑声审判长听着心里都痒得不自在。

“被告人,请你注意一下你的举止!”审判长终于忍不住了。

冯甘说:“我千真万确记得,我去拿牛排时,冈月已经把送餐车推走了,餐刀自然而然就去到了冈月手中,这样一来,审理可以直接结束了吧?”

审判长重击法槌,“呵呵”笑了两声,说:“被告人冯甘,你到底是真的记起来了还是胡说八道!你已经在这个地方改口三次了。”

“尊敬的审判长请您息怒,这次我真的记起来了,”冯甘笑的很假,“前两天,我的律师之所以请求休庭就是为了让我记起牛排的事,以作无罪辩护,这一次我记得千真万确。”

审判长敲击法槌:“你详细陈述一下!”

冯甘看了一眼卓诺典和司马舟信,笑了笑,面对审判长,说:“我问冈月为什么拿走我预定好的牛排,她告诉我牛排已经放在她房间,待会拿给我。当时她手里推着一辆送餐车,送餐车上面载运了棉制娃娃葵葵。

我又问她这是去哪,她大声笑了,告诉我周唱对葵葵做手脚,她要去会一会周唱。我觉得这是私人恩怨,也没有去管,后来我都不好意思去问她要牛排了。”

“谢谢你的坦诚,”卓诺典诡异地笑着说,“请尊敬的审判长以及辩方观看屏幕。”

屏幕放映的正是来自城中心酒店6楼的直播,以及酒店走道上的实时录像。

一个女人穿着浴袍,虽然没冈月穿得那么性感,但她拥有着与冈月一样的高度,手握一辆送餐车。她戴着耳机,转过头来向在席所有人打了个招呼,卓诺典告诉她可以开始了。

之后,女人径直地从单号房一侧进入酒店摄像头范围,然后去到双号房一侧,最后女人没有动了。

陈律师带着讽笑,说:“诉讼代理人千辛万苦来法庭直播,到底想要干什么呢?我真看不明白。”

卓诺典诡异地笑着说:“那我问在座一个问题,屏幕上的女子从单号房去到双号房,是人在推车,还是车在拉人?”

“当然是人在推车。”陈律师和旁听席异口同声。

“是吗?”卓诺典笑着反问,他把624房门把手照片以及一份鉴定报告展示出来,说:“根据《现场勘察报告》,送餐车下层有一捆钢丝。这份鉴定报告证明,这捆钢丝断裂处与系在624房间门把手的钢丝断裂处相吻合。”

卓诺典说完时,那辆送餐车下方钻出了一个男子,他把女人的浴袍解开,几乎在席的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女子只有一双手,双脚已高位截肢。

“证据告诉我们,可能是车在拉人,”卓诺典说,“冈月1.45米,在录像中只能看到她的浴袍拖地,在录像中也不能看见钢丝。支撑她身体的正是从案发现场搜出的葵葵的伸缩铁骨架,以及葵葵的滑轮鞋。

也即是说,我们看到录像中的冈月,她已经死了!”

陈律师站起来,吼着说:“你这是主观臆测,冈月当时还活生生!”

审判长重击法槌,说:“请诉讼代理人出示支撑如此推断的证据。”

卓诺典展示出人民医院诊断报告,并且说:“请您允许我方证人孙医生上庭作证。”

孙医生现任人民医院皮肤科医生,从业经验有20年之久,年龄49岁,她带着一双浅度老花眼镜。

孙医生说:“冈月是我印象较深的一名患者,过敏性休克是一种罕见的过敏反应疾病,作为医生,我曾经因她的病情与其它同事临时创立了一个研究治疗小组。

冈月总共来了5次,由于她来的第一次我治愈了她,她的家属每次都点名指我来治疗。

都是因皮肤接触含花粉产品或直接接触花粉发生过敏性休克,每一次都是同样症状————全身皮肤起丘疹,瘙痒,喉头水肿,出汗,差点危及生命。”

“请您参照病历,具体把每次发生情况都讲清楚。”卓诺典说。

孙医生说:“我都记得,第一次发生在她大约7岁的时候,第二次在10岁,第三次在16岁,第四次在18岁,最后一次在前两个月左右。

第一次,家属买了含花粉的沐浴露,冈月涂在手背,就只涂了一点,她全身皮肤起了丘疹,瘙痒,喉头水肿,出汗。

第二次也是无意中接触了花粉沐浴露,接触位置是最靠近心脏的表层皮肤。

第三次则是呼吸道吸入一定量花粉。

第四次与第三次一样,最后一次是接触了含花粉的护肤品,接触位置在颈处。”

陈律师开始质证:“孙医生,如果过敏体质的人长时间不接触抗原,病人体内能引发过敏反应的物质会不会自行减少至消失?”

“当然会,”孙医生肯定地回答,“不过,在这个案例中,10岁到16岁隔了6年之久还会引发过敏,过敏物质依然存在,并且,病人上次发生过敏反应的时间只是前两个月,体内引发过敏的抗体等物质不可能短期内消失。”

“那你记得冈月每次接触多少量的抗原才发生过敏性休克?”

孙医生回答:“病历上有确切记载,患者接触抗原量很少,哪怕是涂上一点花粉型沐浴露都会发生过敏性休克。”

陈律师追问:“很少是多少?”

卓诺典拿出了从城中心酒店收集的一瓶花粉沐浴露,同时展现出一份对酒店沐浴露花粉浓度鉴定表,说:“包装上标记了花粉浓度,鉴定表在包装上花粉浓度误差值之内,冈月以前接触过的花粉沐浴露品牌,花粉浓度,用量以及花粉成份,病历上也有写,请辩护人查看病历。”

陈律师发现引起冈月过敏性休克的两种沐浴露是同一品牌的沐浴露,花粉成份相同,但对比两者浓度,城中心酒店沐浴露的花粉浓度比以往接触的花粉浓度高很多,并且冈月沾的量也多一点。

卓诺典拿出了冈月浴室照片,红玫瑰花瓣染红了浴缸,说:“由尸检报告可知,冈月沐浴时用了花粉型沐浴露,也用玫瑰花瓣,皮肤却没有异样,而孙医生的诊断报告是她接触抗原身体就会发生过敏反应。”

审判长说:“诉讼代理人,我大概明白你的想法,可是你怎么知道,冈月在推送餐车时已经接触了抗原?”

卓诺典指着林全徒拍摄的照片对冈月胸部的特写,同时把冈月第二次发生过敏性休克的照片展示出来,说:“第二次发生过敏接触抗原的位置与这次位置相同,同一位置有花粉型沐浴露,面积约9cm平方足以引起过敏性休克,而这一次却没有发生过敏反应,因为死人不会出现过敏反应!”

陈律师立即提出反对:“你怎么知道死人不会发生过敏反应,我方请求诉讼代理不要太过于主观。”

卓诺典面对审判长,说:“请允许我传证人,法医,段傅。”

段傅穿着白色而端正的衣服和深色裤,只有商标没有任何图案,如同他的工作桌面一样简洁明了。

除了必要询问以外,审判长还特别说了句:“证人段傅,请你以实事求是的态度,说明人死后身体是否还能发生过敏反应,务必也把理由也简洁说清楚。”

段傅面对审判长,说:“人死后短时间内细胞活性虽然存在,但由于失血缺氧等各种因素,细胞都是在自行性消亡,不可能大量释放无用的细胞介质。

被害人曾经发生过5次过敏性休克,过敏性休克是全身性过敏性反应,是一种大规模免疫变化,本身需要一定的生理基础。

就本案而言,死者身上只有一伤且是致命伤,中致命伤后失血休克,死亡,细胞缺氧,所以没有生理基础,细胞不可能释放过度的介质使身体发生过敏反应。”

审判长说:“这么说,如果被害人中致命伤发生在身体接触抗原之前,那么身体就不可能发生过敏反应了。”

卓诺典点了点头说:“尊敬的审判长,我这里还有一份证据需要说明,根据《尸体检验报告》记录,冈月曾经在浴室用花粉沐浴露洗澡但过敏反应没有发生,被洗完后她又被穿上了房间的另一件浴袍,当然,身上的血已经洗干净了。”

紧接着,司马舟信翻开案卷把从案发现场搜来的另一件浴袍鉴定结果展现出,说:“另一件浴袍只有衣领处找到被害人的血迹,这个位置接近致命伤位置,是证明冈月死后曾被人换掉血浴袍的证据,也是支撑录像中受害者已身故结论的证据。”

陈律师咬紧牙关提出反对:“冈月的全身照上,并没有看见伤口。”

卓诺典笑了笑说:“请辩护人看看录像,冈月一直低头不动,再看看《尸体检验报告》颈上致命伤的位置。”

陈律师看过后沉默不语。卓诺典说:“一直低头,伤口不可能被拍到,反而正因为低头,致命伤位置的血沾到了第二件浴袍上。

理所当然,死人不可能写短信,也不能杀人,更不能杀人后把凶器带回自己的房间。”

卓诺典和司马舟信发言完毕,法庭内泛涌一阵噪音。

等法槌敲出休止符时,卓诺典正对冯甘,以斥骂一样的语气吼出:“被告人,你千真万确记得,你当时在与死人对话!”

冯甘低着头,没有人看见他的脸,嘴里喃喃地说:“我……我……”

“你捏造了与冈月对话的证言,具备杀害冈月的动机,凶器也是你以周唱房间号的名义预定的,且刻意将小费放在冈月门口。”

卓诺典使627房门把手的照片传到大屏幕上,继续说:“你用钢丝捆在正对走道的624和627房的门把手近转轴位置,躲在送餐车白布之下,拉收钢丝使尸体连带送餐车一起来回移动。

送餐车下层找到的钢丝上检验出你的血迹。综上所有证据,认罪吧。”

冯甘阴险的笑容最终化成自嘲,回荡在法庭各处,说:“没想到,我竟然栽在你手上。是啊,我杀了冈月。”

他仰望苍白的天花板,想起他在玄关处用餐刀割断冈月的咽喉,然后把她的头部压在地上放血。

冈月失去意识之后,他洗干净尸体,用葵葵的骨架和滑轮鞋固定尸体,找出一早放在地毯上的钢丝,缓缓地收紧。

待杀害周唱之后,他把地上半凝干的血抹在冈月身上。

恍眼之间,他又见到了冯甜甜的笑容,以及他们的爸爸妈妈,即使苍白的天花板拥有着一丝如同天堂的光线,但他怎么够也够不到。

谨慎起见,法庭派人鉴定葵葵的铁支架。

结果是铁伸缩支架缝隙里残留着冈月的表皮细胞,终于,法庭敲下了审判的法槌。

一个月以后,域山律师务所迎来了好几台健身器材,马择飞做了几百个俯卧撑,喊了很多遍:“卓大律师求求您放过我吧,我不是故意说谎的!”

卓诺典说:“早就知道你说谎了,冯甘是《凶场推演》的作者,而非漫画作者。”

一个月过去了,他还留着冯甜甜遗书的照片,放在桌面上:“‘失望’到底意味着什么?”

“失望,如果用在较亲密的两人之间,之前一人对另一人的相处状况有很期待的未来发展,才会用上失望一词。这个人的用心是真的。”

尹诗又不知什么时候从卓诺典身后出现。

卓诺典站起来对马择飞说:“去休息吧,没事多锻炼。”

“记得一个月前冈月的案子当庭解决了,各大媒体新闻头条都被你占了。”尹诗又说。

“那些我都习惯了,”卓诺典说,“正因为冈月一案,我喜欢上苏轼的一首诗,只有从多个角度看待事物,才能见到庐山真面目。”

喜欢审判椎手请大家收藏:(www.dearzw.com)审判椎手第二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审判椎手最新章节 - 审判椎手全文阅读 - 审判椎手txt下载 - 御字的全部小说 - 审判椎手 第二中文网

猜你喜欢: 劫天运出魂记阴婚这有一间事务所道长来了极品天师鬼咒百鬼禁忌百鬼夜将行我叫道长灵棺夜行冥界直通车盗墓诡话美人图阴阳先生麻衣神相学园传说之戒中秘仙家代理人诡案组术士笔记阴阳师秘录现代阴阳师九零后阴阳先生我有一本洗冤册灵车蛊术
完本推荐: 冠军教父全文阅读三国演义全文阅读遗憾弥补系统全文阅读武道宗师全文阅读我的庄园全文阅读古代地主婆全文阅读农夫戒指全文阅读篡唐全文阅读真神无敌全文阅读玄幻风云录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道果全文阅读间客全文阅读我在古代养熊猫全文阅读战鹰传说全文阅读金钢进化全文阅读捡宝王全文阅读网游三国之城市攻略全文阅读至尊纨绔全文阅读弑天剑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原始拾缘这个海军不正经明朝败家子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医门宗师来自未来的神探纣临我是仙凡重生无冕之王尚书大人易折腰绝天武帝余生有你,甜又暖九天神皇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亮剑之我是炮兵神话版三国至尊特工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天下第九花痴剩女:土豪王爷你别跑凤策长安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穿越1841快穿美人有点妖一剑斩破九重天三界红包群进击的农妇极品飞仙信用卡球星系统洪荒历

审判椎手最新章节手机版 - 审判椎手全文阅读手机版 - 审判椎手txt下载手机版 - 御字的全部小说 - 审判椎手 第二中文网移动版 - 第二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