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二中文网 >> 篡清 >> 第299章 鼎之轻重 血色帝都(六)

第299章 鼎之轻重 血色帝都(六)

一百余人的队伍,在夜色当中直奔颐和园而去。这座皇家园林,在北京城城西。向来是皇家禁地。从文廷式的翰林第出发,差不多有十来里的距离。

越向西走,就越安静起来。老百姓也知道,一旦乱起,皇家地盘是最不保险的地方,宁愿在其他地方东走西撞求活也不要到这个地方来。

一路上面,满是护军逃散时候丢下的号坎刀枪,还有从库房里头抢出来的细软古董,走一路丢一路。路上偶尔看到几个仓惶逃过来的护军太监,看着他们这支队伍过来,都远远的躲开去。一路行来,竟然顺风顺水。

回头看去,北京城区已经烟火烛天,照得半边夜空通明,而四下香教教徒扑城的声音,也越来越响,越来越近。在有的地方,城门方向已经燃起更大的火头,表明来得最快的香教教徒,已经扑进了北京城!

文廷式被韩中平手下轮流架着飞跑,一颗心早就跳出了腔子。身边这些壮健汉子安静异常,举止敏捷,可这阴森森的感觉,已经让他觉得有点不对。可是整个身子都已经上了船,难道船到了河心,再往下跳不成?

他被人架着,脚几乎都沾不了地。不住回头看着来路烟火,这个时候文廷式才感到了一丝悔意,自己这么为皇上不惜一切,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

火光映照之下,前面已经可以隐隐看见万寿山黝黑的影子。往日间总是灯火通明的颐和园,这个时候已经是再无一点光线。只剩下衰败残破甚至腐臭的气息,似乎只有女子的哭声,隐隐约约从不可知处幽幽的飘出来。

前面脚步声响动,已经有三两个人迎了上来,京城闲汉的打扮,可是举止精明强干之处,一如奔向这里的一百来人。队伍停了下来,两条汉子放下文廷式,一路这样过来,饶是被人架着跑,文廷式也只觉得自己肺里面灌满了冰冷的空气,弯下腰在那里大力咳嗽。一边咳他还不忘一边断断续续的说话:“…………怎么了?皇上等着咱们…………快!…………先将老佛爷看住…………然后迎皇上去紫禁城…………你们这等义军,都有紫禁城陛受天赏的功劳…………快,快!”

这个时候,却没有一个人理文大人说什么了。队伍分开,几条汉子扶着一个裹着斗篷的身影走出来,不管是迎来的人,还是队伍里的人,都一起躬身。文廷式缓缓直起了腰,他不是笨蛋,现在一下就明白了,这队伍里头,做主的人从来不是他,而是这个藏在人群中的身影!

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前面迎来的人行礼下去:“回老掌柜……不,王爷。颐和园里头,只有零星护军太监宫女逃难,慈禧和光绪的车驾没有出来,各个门口传来的消息都是一般,绝不会有错!”

那斗篷里的人咳嗽了两声,缓缓回答:“好…………总算赶上了,天可怜见,这仇人就在眼前了!”

文廷式听出了这个声音,正是那个看起来衰老迟钝,表现出对皇上无限忠心耿耿的北地财神,韩中平韩老爷子!

他一下瞪大了眼睛,抬起一只手指着韩中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韩中平在这个时候也将斗篷掀了开来。文廷式饱学宿儒,如何认不出韩中平这一身,正是三十多年前那地上神国的重将衣冠?

“长……长毛…………原来你是长毛余孽…………你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为了血洗这北京城!”

一路行来,哪怕在带着队伍冲杀谭嗣同所在的总理大臣衙门,韩中平仍然掌着气度,不急不徐。但是这个时候,他一张老脸,已经满满的都是怨毒神色。似乎自己还处在三十一年前那血火天京当中!

“…………没错!我就是要让这北京城,如天京一样毁灭!三十一年了……你们,就是我韩某人的合谋!”

韩中平无比仇恨的看着眼前所有的一切,远处城中燃烧的火光照亮着他满是皱纹的老脸,他猛的一挥手:“冲进去,鸡犬不留!光绪和慈禧的脑袋给我留着,如果老头子得以生出京城,会带到江宁城去祭奠死去的那么多弟兄亲人!”

所有人都暴诺一声,摘下背上洋枪就朝颐和园紧闭的大门冲去。两个上去就要按到文廷式。韩中平本来倒也没有杀他的意思——要不是这些书生辈,他怎么进得了北京城?怎么能将爱新觉罗家逼至绝境?捆好丢在这里就算完了,是死是活,全看他文廷式自己的命硬不硬。

呆在那里的文廷式在两条汉子逼上来的时候,却猛的反应了过来,他掉头就先向颐和园跑去,这个时候,这文弱中年书生的动作,却是敏捷无比!

他使出了全身力气,发足狂奔,拖长了腔调大声哭喊着:“皇上!皇上!我文廷式是误国害民的罪人!我害了皇上哇!皇上,快逃!我的皇上,快逃!”

他连跑带喘,又语不成调,天知道这声音能不能越过万寿山,传到光绪的耳边!跑了不几步,朝服衣襟裹腿,扑通一声他就摔了下去,再爬起来的时候,已经被后面的人追及,狠狠一刺刀从背心戳了进去。文廷式低头,看着胸口凸出的带血刺刀尖,抬起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只是颓然的吐了一口气,扑通倒地。

韩中平带着他的手下,看也不看一眼文廷式的尸首,直冲向颐和园的正门。重门深锁,这些手下纷纷在矮墙下取下挠钩,抛过去之后攀援而上。人才跳下去,就已经听见了枪响。园内也突然爆发出了更大的惊呼哭喊声音。韩中平已经给手下下令,只要一进颐和园中,就再没有半分克制可言,他走了三十一年才到今天,已经到了终点,只要是活物,都要过过他手中的刀!

颐和园的正门从里面轰隆一声打开,大队的人顿时就涌了进去。就看见万寿山佛香阁下那条仿江南风物的河边,不少护军和试图从这里溜出去的太监宫女就拼命的丢下手中一切,朝桥上挤着退回去,来不及的人,就直挺挺的朝河里跳!

弹雨在那座桥上席卷而过,不断有人翻身载倒,韩中平的手下还冲到河边,对着那些陷在河心淤泥当中举手乞命的人劈头盖脸的开枪射击,打得河水在火光映射下,泛出了一层层血光!

扑面而来的弹雨将小桥上逃命的人转眼全部扫到,血水一直淌进河里。从这里向万寿山上望去,可以看见一个个人影在满山疯跑,直朝上面佛香阁奔去。韩中平握着两杆六轮手枪,大步向前,在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反复呼喊。

“不够,不够!”

~~~~~~~~~~~~~~~~~~~~~~~~~~~~~~~~~~~~~~~~~~~~~~~~~~

珍妃终于被推进了井里,而这个时候,站在玉澜堂内放眼四顾,京城当中火头已经越来越多,越来越高。四面扑城的声音,也越来越响!

慈禧为了将心头那腔怨毒发泄干净,真不知道耽搁了多少时间。李莲英只是在那里急得满头满脸都是大汗,不住跑进跑出,好容易才将浑身瘫软的光绪给架出来,塞进二人抬的小轿子里头。光是在玉澜堂耽搁这么一阵功夫,外面那支好容易集结起来的队伍又不知道跑了多少。

李莲英竭力的拢着这支队伍,许下无数好处,带着这支队伍就绕着万寿山弯弯曲曲的路准备下山出颐和园门,还指望在正门那里,再抓一点没来得及跑散的护军之类的。慈禧一声不吭的躲在骡车里头,再没有把头探出来。似乎不想再看到以前悠游荣养之所的惨状。而光绪则瘫软在二人抬里头,神情呆滞,似乎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

天黑当中走弯来弯去的道路,本来就是难行,太监伺候惯了大车,这又小又破的骡车实在不大摆弄得来。再加上人人都害怕得有些软了,走得就加倍的慢。等爬到佛香阁,已经半个多钟点过去。队伍里头又少了不少人。李莲英从前头跑到后头,累得就差把舌头吐出来了。他眼睁睁的看着有人影从队伍里头朝着旁边树丛里头溜,不过这个时候也发不了总管大太监的威风,只是慨叹。大清是真的完啦!以后在洋鬼子手底下讨生活,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成色!

万寿山树林子里头到处都是人影憧憧,全是躲避在这里的宫女太监。这些可怜人也实在是没有地方去了。一个个如地鼠一般的藏着,看着往日威风富贵无限的慈禧,就坐在一辆破骡车上面逶迤经过万寿山的道路。

等好容易到了山头佛香阁之侧,京城火光,已经尽入眼底。李莲英才想川一口大气,就看见山下园子门口的墙头上面,翻过了无数人影。这些人影才一落地,手中的洋枪,就喷吐出大大小小的火光!

这小小的一队人马呆呆的站在山头,看着火光弹雨席卷着颐和园的正门,看着桥上挤着的人群被子弹纷纷扫落,看着那些汉子冲到河边对着跳进河里的人开火,看着他们对着河边仿江南风物的建筑投掷着火药包,看着大门轰然敞开,更多的人涌进来,直奔万寿山!

这个时候,这支队伍才发出一声喊,又有不少人发疯一样丢下手中的东西,四下乱窜!山上树林里,房子里藏着的人,都跑了出来,加入了混乱的人群。山下那群涌进来的汉子动作好快,已经逼到了万寿山下,直朝上奔来!

慈禧猛的掀开车帘:“莲英,怎么了?”

李莲英手抖抖的指着下面:“老佛爷……老佛爷……完啦!完啦!”

慈禧也看到了眼前一切,脸色顿时苍白!在阴微权术上,在操弄人心上,在以狠辣手段对待政敌上,她从来都是走着上风。可是等终于面临这种场面了,她抖得比李莲英还要厉害!

火光当中,他们跟见了鬼似的,看到了有穿着太平天国服色的一个人影在几十杆洋枪的簇拥下大步上前,仿佛往日的幽灵重现!

慈禧白着一张脸,只是颤抖着喃喃自语:“快走……快走……”李莲英只是同样颤抖着看着慈禧:“老佛爷,朝哪里走?都是绝路了哇…………”

慈禧只是失控的大喊:“我不管!只要能逃了我一个,什么我都可以不管!”她突然眼睛一亮,一指还在二人抬上,同样目瞪口呆看着眼前一切的光绪,光绪穿着明黄的团龙常服,不管是谁,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个皇帝!

“抬着他朝东边跑!我们回去,找地方藏起来,天可怜见,总会有人来救!……要不是这个混帐,怎么会有这么个下场!”

李莲英也反应过来,总算稍稍有点勇气了。冲过去对着抬光绪的两个太监连踢带打。这个时候还能死死跟着慈禧他们的,多半都是在李莲英的积威之下服服帖帖的了。早就养成了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习惯——稍微滑一些的,早就溜之乎也。他们在这个时候脑袋也完全空了,在李莲英的连喝带骂之下,下意识的就尊奉着现在这一片混乱当中最为清晰的指令,抬着已经完全没有了自己意志的光绪就朝佛香阁东侧而去。

李莲英又踢打着让更多的人跟上去。等那些人走了几步,他才冲过去将骡车里头的慈禧扶出来。而李大姐在骡车里头软了腿,怎么也挣扎不起。她一个乡下姑娘,倚仗着慈禧作威作福,如何见过这种场面!只是在车里哀哀哭叫:“老佛爷,老叔,带上我!”

李莲英一怔,毕竟是自己的侄女儿。慈禧却狠狠骂道:“管这个丧门星做什么?快走!”李莲英狠下心一跺脚,扶着慈禧就朝山下退去。

而山下的人潮,正不断向上涌来!

李莲英扶着慈禧,一步一个跟头的朝山下逃去。他们不时回头观望,看着光绪的轿子向东而去,看着那些带着洋枪的汉子们追了上去。光绪穿着明黄色衣服的身影一闪,就被人潮淹没,枪声密集的在光绪被追上的地方响起,一排接着一排。谁都可以想到,大清帝国的末代皇帝,就这么葬身于乱枪之下!

这一代暗弱之主,既无能力偏偏又自视甚高。操切暴躁,同样在权势争斗上从来不遗余力。这场风潮,是在他的期盼下卷起,也就淹没在其中…………和他的大清社稷一起!

~~~~~~~~~~~~~~~~~~~~~~~~~~~~~~~~~~~~~~~~~~~~~~~~~~~~~~~

楚万里带着队伍,急匆匆的从另外一个方向赶向颐和园去。每个人都跑得气喘吁吁。路上看到难民,还要大声招呼,让他们赶紧避往永定门方向。禁卫军的骨干还好,跑惯了路。队形不散,葛起泰他们为核心的两三百最为可信的新附子弟,越到后来,越是七零八落。多是禁卫军那些骨干,拉一个拽一个,还踢着一个人的屁股,才让他们勉强跟着大队。

葛起泰只是死死的跟在楚万里的身边,楚万里腿上有伤,早就支撑不住了。现在几乎就是被这条大汉架着在跑。楚万里无比的想有匹马,可是天黑如此,只有火光,这么纷乱的城里头驰马,地形又不熟,那纯粹是找死。还不如抬腿跑的快一些。这个时候也只有忍着,喘着粗气一瘸一拐的在葛起泰拉拽扶持下跟上。

葛起泰在路上忍不住小声问:“姓韩的要进园子杀皇帝,让他杀去就是了,大人,非要赶这么急?”

楚万里狠狠瞪他一眼:“你懂个屁!皇帝生死,关老子屁事!可咱们非得及时赶到不可!”他累得直喘气,腿又疼,神经又紧张,实在摆不出什么好脸色来。

还好葛起泰这种燕赵之地的直大汉,只要佩服起一个人来,割脑袋送过去都没有问题。楚万里骂他几句,他反而咧着嘴笑。觉得这位在徐大帅手下,位置高到了天上去的楚大人没拿他当外人,加倍卖力的拉着楚万里直朝前面跑。

队伍轰隆隆的直奔到离颐和园不远的地方,就看见万寿山头同样也满是火光,宫阙万间,在烈火熊熊中烛照天际。枪声不断的响着,还越来越密集。哭喊呼号的声音同样是越来越高亢。这晚清末世的皇家园林,遭逢了它最后的劫数!

这皇朝崩塌的景象,入眼之处,实在是惊心动魄。

队伍里头,每个人身上都像被水洗过一样,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却都一边跑一边呆呆的看着眼前景象。楚万里在队伍前头,却扬手下令:“停步,休息!”

除了禁卫军骨干停步的时候也自然散开,放出警戒。那些新附子弟扛着又笨又沉的俄国洋枪,跑这么大一段路下来,都是恨不得马上瘫在地上。要不是之前狠狠训练了他们一阵,现在这些人又是延庆标当中表现最为杰出的,估计非得掉队一大半不可!

袁世凯也跑得脸色惨白,却仍撑着走到楚万里旁边。就看见楚万里喘着粗气无限感慨的看着眼前末世皇朝的景象。

袁世凯低声问道:“大人,怎么又停步了?”

楚万里摇摇头:“韩老头子在里头开杀,既然他还在里头,我又急什么?替大帅少点麻烦,就是一点。”

袁世凯当然听懂了楚万里话里面的意思,他嘴唇一动,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楚万里是何等人,别人神色一变,就能把对方心思猜一个八九不离十。他瞪了一眼袁世凯:“你是不是想说,园子里头的宫女太监也是可怜人,为什么到了这儿,却不去救他们?我楚万里不是要活全城百姓么?”

他放低了声音,语调也变得冰冷:“你以为我真的只是滥好人,才和大帅唱反调到底?”

袁世凯立正行礼:“属下岂敢?”

楚万里脸色冰冷,摆手下令:“休息五分钟,散开队形。在各处门口道路留下警戒…………等园子里头枪声停了,我们慢慢再逼进去,不要让一个人逃出来!”

袁世凯领命而去传令。葛起泰守在楚万里身边,楚袁两人聪明人之间的对话。他听了个稀里糊涂,只是挠自己的脑袋,在那里嘀嘀咕咕:“……跑过来的时候,就差吐血了,现在里头打开了锅,咱们却又不进去,这是怎么个道理?”

楚万里瞅了这大汉一眼,他也累得够呛,实在没心情解释给他听。

他所坚守的底线,就是徐一凡取天下而代之,要流血,也只是爱新觉罗一家一姓,甚或旗人当中部分上层人物。而绝不能利用香教之徒,让百万生灵殉葬!这违背了徐一凡带着他们走上这条道路,大家一直默认遵守,为之不惜献身,保国保民这四个字的信念!

要开前所未有之新局,就必须要有前所未有的新气象。过去历史中的一切,已经不再适合这个全新的时代。

韩中平复仇可以理解,可是将整个北地,最后是整座京城卷入血海,却是必须要加以阻挡!韩中平这个人能量太大,香教在北地又是根深蒂固。如若让他兔脱而去,谁也不知道将来会给徐一凡的新朝制造多大的麻烦!

徐一凡将方面重任交给了他楚万里,他就必须将这担子挑起来。急奔颐和园而来,只因为韩中平的最终目标必然是颐和园,抓住这个要点,就能死死的揪住韩中平的形迹!

可现在韩中平既然已经进了颐和园开杀,那就不用急了。他楚万里才不是为了慈禧和光绪而来!这俩家伙死了,也是给徐一凡的新朝减少大麻烦。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控制周围通路,慢慢逼进园子,让韩中平不得脱逃而去。

至于随园而殉的那些宫女太监…………他楚万里有原则,但绝不是滥好人。随着徐一凡走上这条道路,怎么可能指望自己手上干干净净?

如果他手中这五六百人,全部是老禁卫军出身,那楚万里很有信心将韩中平擒获。可问题是其中老禁卫军只有百余…………

他妈的,干了!楚万里看看眼前已经火光烛天的颐和园,再回头看看同样陷入混乱中的京城。四面八方的呼喊声已经汇聚在了一处,此刻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城门已经被打开,多少香教教徒涌进了京城,又有多少人,将在此夜遭受生离死别…………

早点结束吧,这所有的一切!

…………而大帅,你现在又到了什么地方?

~~~~~~~~~~~~~~~~~~~~~~~~~~~~~~~~~~~~~~~~~~~~~~~~~~~~~~

颐和园的枪声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火光。乐寿堂燃起来了,千步长廊也燃起来了,玉澜堂也燃起来了。万寿山上的松树,烧得如一束束通明的火把。那些楠木紫檀的房梁被焚烧散发出的香味,飘得老远。

昆明湖内,靠着湖岸边上的地方,层层叠叠的尸体随波轻轻而动。而山上火光照进湖里,红彤彤的让人分不清楚到底是不是血。

韩中平的手下犹自在四处搜索,不断的从屋子里面拖出人来。光绪已经死在他们手中,韩中平在光绪身上打光了两杆六轮手枪的子弹!现在唯一剩下的心愿,就是将逃掉的慈禧找出来。同样用她的血为三十一年前那场屠城惨祸复仇!

至于杀了光绪和慈禧之后怎么办。韩中平没有说,而他这些忠心耿耿的手下也没有问。

被拖出来的宫女太监们,被一个个的逼问着慈禧的下落。往往问上两句,就抵着他们脑袋开枪。搜过一间屋子,就朝里头扔火药包。慈禧苦心经营的这个悠游荣养之所,现在到处都在发出噼里啪啦火中爆裂的声音!

而慈禧的下落,最终还是问出来了。

韩中平坐在玉澜堂前面一处石凳上,呆呆的看着几乎将自己完全包裹住的火光。

大仇就要雪了,而为什么还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光绪这个鞑子皇帝几乎绝无反抗的被打死,在那一瞬间,似乎还能在他脸上看到解脱的表情,让韩中平觉得并没有多少复仇的快意。可是不报仇,自己又能干什么呢?至少走到这一步,他绝不后悔。

他宁愿拖着这个满清皇朝,一起坠入地狱!哪怕有百万人随之殉葬!

外面的呼声一阵阵的飘过来,这个时候,阎书勤带着的香教大队,也该入城了吧…………这座城市里的人,自己想法子挣扎活命吧…………

韩中平自失的一笑,怎么临了临了,心倒软了起来?底下带队的人快步走近。这些忠心手下,也跟着他在今夜杀得浑身是血,每个人手上不知道多少无辜的冤魂——他们都是好孩子,是忠心的子弟,他们难道跟着自己一起死掉么?

那手下过来行礼下去,低沉的道:“王爷,慈禧老妖婆的下落问出来了,就躲在昆明湖石舫里头。弟兄们已经将石舫围住,那老妖婆是再也跑不掉了…………就请王爷过去亲自料理!”

韩中平一笑,缓缓起身:“别叫我王爷了,还是叫我老掌柜的吧,听了三十多年了,这个习惯些…………”

那手下迟疑一下,又回报道:“王……老掌柜的,颐和园外头,又有人逼近,守在万寿山上头的弟兄们回报了过来。他们已经进了园子,慢慢的合拢逼过来…………我看见了楚大人和袁大人…………是禁卫军!”

韩中平又是一笑:“也该来了…………”

“是不是料理完老妖婆之后,我们卫护着老掌柜的冲出去?楚大人身边老禁卫军不多,择个空档,怎么也保着老掌柜的离开这里!”

韩中平笑着反问:“去哪里?”

他摆摆手:“等会儿你们就先逃吧…………绥远柜上,都给你们存了安家的银子。从此隐姓埋名做一个徐一凡治下的良民吧,也许看在你们曾经入过禁卫军,跟着他们一起血战过的份上,徐一凡也不会追究得太深…………我能去哪里?我的归宿就在这里,我什么心愿都了了,心无挂碍!”

那手下趋前一步:“老掌柜的!”

韩中平哈哈大笑,取出了腰间手枪:“走吧!去石舫,通知孩子们,散吧!这条路,我终于看到尽头了!你们跟我这么些年,还不懂我么?别婆婆妈妈的了!”

他握着手枪,直朝那石舫走过去。岸边上,已经有几十人用长枪对准了石舫,跳板也放好了。看到韩中平过来,顿时就有人抢在前面跳上石舫,将韩中平接了上去。

这个时候,万寿山上乐寿堂方向,终于被火头烧穿了顶,轰隆一声坍塌下来,溅起满天火星。

几只火把引路之下,韩中平直入石舫之中。就看见一个乡下老婆子模样的老女人,蓬头垢面,正拼命的朝角落挤去。在她身边还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半老太监,吓得比这老女人还要厉害,只是半跪在那里,喃喃自语的不知道在念叨着些什么。

这就是慈禧?这就是秉政天下垂数十年,一手扑灭了他出身的那个地上神国的慈禧?就是这金尊玉贵,抚有万方。以最为阴微刻毒的心机,统治这个国家的慈禧老佛爷?

自己大好男儿,三十年的呕心沥血,就是为了对付眼前这个毫不起眼,面目浮肿的老女人?这个国家,这三十多年来,又怎么了!如许男儿豪杰,竟然会俯首贴耳,任她驱使。直到徐一凡的出现!

以百万生灵,为这个老女人殉葬。自己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韩中平在心中无声的大喊,却面沉如水,缓缓的举起枪来。

一声枪响!

~~~~~~~~~~~~~~~~~~~~~~~~~~~~~~~~~~~~~~~~~~~~~~~~~~~~~~~~~~~

楚万里披烟带火的带领着麾下人马直逼了过来。一切都进行得比最好的想象都要顺利。

韩中平的手下没有丝毫的抵抗。在加入过禁卫军的那些子弟的命令声中,一路上这些汉子都丢下枪束手就擒。带给他们麻烦更多的倒是这满万寿山的火头。

入眼之处,尸横遍地。

剩下的韩中平手下子弟缓慢的退向昆明湖边上那座石舫。而楚万里带领的队伍也已经合拢,缓缓的向他们逼近。

一枪未响。

等到了退无可退的时候,这些子弟终于停下了脚步。而韩中平已经从石舫里出来,穿着他那已经又是血又是烟火之色的天国重将的朝服,朝楚万里遥遥拱手:“楚大人,多谢你容韩某复此大仇!”

楚万里只是冷着脸看着他,缓缓摇头:“老爷子,束手就擒吧。你要复国仇家恨,这是没错,可是不见得非要用这个法子。京城现在还在动荡之中,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才能平息下来…………我知道问也是白问,你难道真的就不心中有愧?”

韩中平微微一笑:“楚大人,你和我易地而处,就能明白老头子的心情了,这些都不必多说了。你是来杀我为京城此劫填命的么?就请快快动手吧…………放下枪!”

他手下子弟默不作声将手中洋枪稀里哗啦的丢了一地,却还是挡在韩中平身前。

“光绪慈禧都死了?”楚万里突然问了一句。

韩中平指指万寿山,再指指身后石舫:“光绪大概已经烧成灰了,就在那万寿山上。至于慈禧,尸身就在我身后石舫之中,怎么处置,随楚大人的意…………大人,现在就动手么?”

楚万里摇头:“老爷子,你这事情情理太深,我料理不来。到时候我把你交给大帅,由他来发落吧。”

韩中平笑笑:“不用了…………这三十年的路,韩某人已经走得太累。现在该去找自己的妻儿了…………我只说一句话,这仇,韩某报得痛快!”

老头子闪电般举起手枪,对着自己太阳穴就抠响。一声清脆枪声之后,他的尸身仰天便倒。这老头子,不管死前到底是什么念头,却始终嘴硬到底。

剩下的这些在石舫周围他的心腹子弟,都扑通一声跪下,冬冬磕头:“老掌柜!”

楚万里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他麾下将士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楚万里猛的转身过去,对着手下用尽平生气力大喊。

“…………这二百余年的种族统治,这二百余年压在头顶的乌云,才酿就了这一代代的悲剧!让人只觉得喘不过气来,让人只想以暴易暴!可这造成这一切的满清,终于崩塌了!完了!我们在这里就是见证!大帅要带领我们走一条新路,和以前绝不相同的道路,不管前路如何艰难,我们已经不能再回头,让这神州大地,不要再如今日一般再流淌着如许多无辜人的鲜血!我命令你们,保住这座城市,保住这百万生灵,为即将到来的新的时代,而战!”

~~~~~~~~~~~~~~~~~~~~~~~~~~~~~~~~~~~~~~~~~~~~~~~~~~~~~~~~~~

两更,两更!求月票~~~~~~~~~~~~~~~~~

敬请期待明日的两章,大结局也在其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篡清请大家收藏:(www.dearzw.com)篡清第二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篡清最新章节 - 篡清全文阅读 - 篡清txt下载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第二中文网

猜你喜欢: 花与剑与法兰西新特工学生刑徒大宋超级学霸大唐远征军大唐万户侯步步生莲娇妻如云我的明末生涯朱门风流秦吏乘龙佳婿战国大司马大唐腾飞之路主宰江山唐朝小官人大唐不良人裂明夜天子神话版三国满唐春大奸雄明朝小仵作皇家娱乐指南撼唐山沟皇帝
完本推荐: 万界永仙全文阅读农门甜妻:养蚕带娃致富记全文阅读宋时行全文阅读寻宝美利坚全文阅读锻仙全文阅读全职鬼才全文阅读真仙奇缘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旧书大亨全文阅读亵渎全文阅读莽荒纪全文阅读混在三国当军阀全文阅读极品掠夺系统全文阅读智能工业帝国全文阅读邪尊懒凰全文阅读重生八零:长嫂嫁进门全文阅读都市鬼差全文阅读保家半仙儿全文阅读吞噬星空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绣华墨唐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至尊特工佛系少女不修仙天龙神主韩娱重生之月光最强屠龙系统快穿撩人:病娇男神,狠凶萌!我的钢铁战衣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都市剑说极品小农民系统嫁偶天成于休休的作妖日常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医妃惊世快穿:我只想种田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栖梧潸潸映弦月东京绅士物语旺夫小哑妻伏天氏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中二宝可大师梦凤门之嫡女归来奶爸戏精全知全能者都市无敌医圣娱乐帝国系统

篡清最新章节手机版 - 篡清全文阅读手机版 - 篡清txt下载手机版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第二中文网移动版 - 第二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