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二中文网 >> 篡清 >> 第198章 不一样的甲午 夺权(中)

第198章 不一样的甲午 夺权(中)

锦州北宁,大凌河西岸。

毅军余部驻扎的军营,一片肃然无声,只听见营头上面毅军三角蓝旗飘动的声音。

自宋庆以下,这支军队还剩下的总兵副将,参将游击都司守备,全部齐集于主帅军帐之前,数百人人人肃立,躬身等候。营头里面,没资格在主帅军帐前迎接奉天将军,钦差辽南诸军营务总办大臣,钦差禁卫军练兵大臣,钦差朝鲜北路会剿大臣,钦差南洋宣慰大臣徐一凡的低级武官,还有士兵们都挤在自己营帐窝棚前面,挤挤挨挨的看着那面行进在营中的苍龙旗帜,还有旗帜下那些趾高气昂,马靴铮亮,穿着西式军服的数百矫捷虎贲!

辽南田庄台大败之后,宋庆所领毅军骨干,归他指挥的其它营头还有二万余人,乱纷纷的退下来,军装锅帐,几乎丢了个精光。本以为能直退进锦州喘口气,谁成想丰升阿先占据了锦州,也不知道和宋庆说了什么,老军门就忍气吞声带着这两万多败兵到大凌河西岸驻扎。依克唐阿也给打发到了锦州东南面塔山一带。东西丢光,又是败兵,营头也就不像个营头了,濠沟没挖,寨栅草草,帐篷不足就只有挖地窝棚,漫山遍野的和难民营似的。粮食也不济,只有就地征发到什么吃什么。军心士气已经沮丧到了极点,虽然摆出的是据守大凌河的架势,可是连大凌河东岸沟帮子这样的山口要地都没有派兵遮护。

大家都是骂声连天,苦苦挨日子。又有谣传说是朝廷要以丰升阿升用钦差辽南的总办大臣。田庄台丰升阿的鸭蛋兵先逃,丢得毅军和依克唐阿的吉林练军死伤惨重,现在他们却在锦州吃香的喝辣的,还要升官。这大清还有没有天理可言?毅军上下,都发誓誓不力战,鬼子一来就撒丫子。就连宋庆,似乎也没了整顿部队的心思,两天下来巡营都没有一次。

一片死气沉沉当中,今日突然就出现了禁卫军的苍龙旗帜,传骑来报,名震天下的海东徐帅已经赶赴大凌河,接钦差大臣事,要接过辽南全军的指挥大权!

自从甲午战事以来,徐一凡已经被传得神乎其神。他的那些作为也实在长脸,不折不扣的是清季末世的一个传奇故事。炮震南洋,在朝鲜白手起家,更以一军之力歼灭日本军队两个师团!这次更千里回援国内,要说辽南诸军没有寄希望于徐一凡及时赶到,挽回战局那是假的。衰微末世,越是这样的传奇人物,就寄托了人们越多的希望。

可是徐一凡终究还是没有赶得及,田庄台一役败得如此之惨。朝廷又是如此赏功罚罪,军心士气,如果说当初听说徐一凡千里回援,任满洲将军,钦差大臣的时候有短暂的振作,上下认为事情还略有可为的话,退到锦州,就已经落入了十八层地狱!

可是在这最为绝望的时候,苍龙旗突然出现在大凌河,而禁卫军也突然出现在大凌河。徐一凡,就在其间!

数百骑士,骑在战马上,渡过多处可以徒涉的大凌河的时候,马蹄踏起漫天的碎琼乱玉,水雾当中,阳光照映下,一道道小小的彩虹里,一面苍龙军旗笔直指向前方,这一切突然出现在毅军上下眼前,又是何等的景象?

徐一凡到!

中国仍然有可战之军,仍然有不屈之士!

整个毅军大营,上万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支不大的队伍上,都集中在走在队伍最前面,那个年轻得过份的军人身上。

走在最前面的那人,自然是徐一凡。他一身都是洋式军服作派,几个月的东征西杀,已经让他脸上满满都是风霜,在这刻意挺直腰板拿架子不耍宝的时候儿,自然有一种沉毅英武气概。他身后数百骑马步兵排跶而入,兵都是精兵,官都是骁锐,更是百战余生兼百战百胜的雄师,这苍龙旗一指,数百人沉默不语的列队而进。虽然仅仅不过数百人的规模,就镇得毅军上下近二万人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徐一凡骑在马上,浑身精气神都绷足了。带几百人而深入锦州,朝廷对他什么态度,他明白得很。要不然当初就不会死死的缩在平壤,绝不离开自己的势力范围了。现在这次行险,也是不得不为,锦州几万清军,要是得了朝廷什么旨意,有胆大妄为的家伙,扣了他都算轻的!

本来以他现在的名望,还有清廷驭下全用敷衍的能力手腕,不用担心这种安危问题。可是临从辽阳出发之前,谭嗣同的一封电报让他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帝党这些书生,居然准备动手了!还想当然的把他徐一凡划到了他们那一拨儿,以为徐一凡对于光绪受恩深重,必然会粉身以报。这牵涉到赤裸裸的权力斗争,到了试图用兵逼宫的地步,后党那些人物会有什么反应,那就不难想象了!说实在的,徐一凡对帝党的手腕本事一点不看好,历史本来就证明了嘛。他们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闹这么一出,要是后党上下对他来锦州抢权有什么不好联想,采取断然手段那就有好看的了————接到谭嗣同电报的时候儿,他都恨不得朝慈禧大哭一声:“我是冤枉的啊!”

惟一之计,就是在北京那边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昼夜兼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抢了辽南的兵权!只要往来通讯联络的孔道——尤其是电报控制在他手中,他就不难带着这几万人独力行事。到时候儿不管是用官衔压,还是用大义名份压,甚至用好处收买,有大把的手段可以玩儿。带兵打鬼子,说到哪里都没有错处!

到了大凌河一带,发现宋庆顶在前面,锦州却不知道是丰升阿还是依克唐阿在驻扎。辽南诸军的矛盾也就一眼就看明白了,在锦州城关内外驻扎,守着文报渠道的是清廷真正信赖的人,在大凌河顶着是倒霉孩子,拉哪派打哪派再明白不过了。饶是如此,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先派传骑通传,得到宋庆全军摆队相应的消息才渡过大凌河。

看来北京城一时还没有生变,或者生变的消息还没传到锦州这里!

难道这气运,真的还有挽回的余地?

一群戈什哈在营官的带领下,扛着长把苗子,天鹅号,宋字认旗飞也似的奔迎过来,远远的就跪下拉长了声调报履历。在徐一凡这个位置,已经能看到中军帅帐,也能看到帅帐前面黑压压等候的人群。按照体制,应该是宋庆带着麾下将备直到这里来迎候的。宋庆是帮办,站班行礼,其它将备,全部跪接。现下却是宋庆派了他的亲兵营官代行这个仪注。七十多的老将了,多少还是要个面子。

跪在那边儿一地的宋庆的戈什哈们,迎接的仪仗都是七零八落的,可见田庄台一败,丢光了多少东西。听着他们声嘶力竭的报履历。徐一凡不等他们唱完就一摆下巴,溥仰顿时高喊:“起去!”

数百戈什哈重重磕头然后跳起,排成两条人队,吹起天鹅号,更有人放起抬杆,蓬啪和滴哩答拉的声音当中,徐一凡一骑当先,直朝中军帅帐而去。等清楚看见了徐一凡的身影,满白发苍苍的宋庆带头,一起迎了上来,数百条嗓门儿一起张开:“恭迎钦差徐大人!”

徐一凡呵呵大笑,利落的骗腿跳下马,一把拉住了作势要行礼的宋庆:“宋大人,一路辛苦!”

一边问话,一边仔细打量宋庆。这位白发老将筋骨结实,一副老营伍老丘八的气度,也是直愣愣的盯着徐一凡瞧。眼神中有点讶异,仿佛在惊叹徐一凡的年轻。扫一眼他身后的将备,大伙儿多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田庄台一战,毅军算是抵抗到最后,伤亡最大,到了锦州又是这个待遇,精气神都打坍了。

徐一凡身后的戈什哈和骑兵们都纷纷下马,肃然而立。毅军将备们的目光就在他们身上转来转去。除了灰溜溜的颓唐,还有不少不服气和憋屈。禁卫军是名满天下了,他们毅军在绥远一带戍边二十年,对大清没功劳也有苦劳,现在却是这么一个下场!朝廷真是不公,听话的人这么惨,徐一凡和他的禁卫军以跋扈出名,现在却是如此!就连一打仗就跑的丰升阿,都比他们混得强!

这眼神徐一凡看得清楚,按照楚万里的评论,咱们徐大人,那该是多鸡贼的人?顿时他就是精神一振,好嘛,觉得受了冤屈,事情可为!

这念头转动不过短短一瞬,就听见宋庆已经瓮声瓮气的回答:“徐大人,咱们不辛苦!毅军吃的饷少,又在塞外那么些年,都是土包子,该这个命!”

徐一凡哈哈大笑,松开扶着宋庆的手,洒然朝围着他行礼的将备们抱拳一揖:“来得匆忙,事情又多,就不一一见礼了各位。大伙儿收拾收拾,把队伍点起来,跟着我去锦州!大伙儿在田庄台打得苦,没道理受这个委屈,我是钦差大臣,该替大家伙儿讨这个公道。出了气儿,收拾了逃将,咱们再振作起来打鬼子!没粮?我补!没械?我补!没骨头?那就滚他妈的蛋!”

一席话将在场数百将备,甚至中军帐周围听见了徐一凡话语的官弁都震得鸦雀无声。大清何尝见过这等的钦差大臣?他跋扈二百五的声名,当真不是说着玩玩儿的!

现在锦州城的丰升阿,仗着谁的腰把子明白得很。皇上是指望打一场的,能给皇上下眼药的,拿军国大事当儿戏的,还能有谁?宋庆这个老丘八都只能忍气吞声。虽然还没明文,丰升阿大用已经是板上钉钉子的事儿。徐一凡这个时候敢来,已经让宋庆很是讶异这家伙的胆色,做的准备也不过就是敷衍一下,了不起送他到锦州,让他和丰升阿打擂台去。没想到他一到来,只寒暄了一句辛苦,就大咧咧的要带着他们毅军去锦州,收拾丰升阿!

震惊之余,毅军自宋庆以降,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做出了这么一番大事业,其来有自。这气概就相当俾倪万物,王霸之气简直四溢,而且这番话也是如此提神。军伍当中,要的就是这种雄壮之气,而不是勾心斗角,蝇营狗苟!

可是这事儿,又如何做得?

场中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徐一凡走动几步,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是转眼深情的向东看去:“…………田庄台一线,从海到陆,毅军将士忠骸累累满坑满谷,为了大家能撤下来,宋军门,你的亲信子弟,死了多少?他们如此死战,不就是等着你给他们讨个公道?你曾经立着帅旗的那个山头,毅军子弟,层层叠叠的从山脚一直铺到山顶!从山顶向海望去,更不知道有多少忠骸,被海浪推涌,一下下的拍击着海岸!是你带着他们来辽南的啊!又是谁害得他们这样?左宝贵公被叶志超他们陷害的公道,我已经在朝鲜讨了。砍了叶志超和卫汝贵的脑袋,换来的是这个奉天将军,钦差总办的顶子!换来的是全国仰望的目光!现在你的公道,我替你去讨!你还等着什么?要不要我下手令给你,朝廷什么责难,我徐一凡一身当之——他妈的从朝鲜到现在,老子就没朝谁软过!因为老子干的,是为国家打鬼子的正事!”

这番话他精心准备了许久,过大凌河的时候还反复练习了。论身份,他是钦差总办大臣,朝廷一天未去,他就有指挥调遣宋庆所部的名义。论道理,他来替宋庆所部出头讨公道,责任是他的,好处是毅军的。论例子,他还特意带着聂士成呢!

这个时候,聂士成果然从人群当中暴喝一声:“宋祝三!我带的上千子弟的血仇,左冠廷的冤屈,还不是徐大人替我等报之?你还犹豫什么!田庄台几千弟兄,在天上看着你!朝廷现在出了奸臣,软的就捏,硬的还有说理的地方!”

宋庆嘴唇蠕动,仿佛才看见聂士成一般:“功亭……”他话音未落,身后一人已经哇的哭了出来:“军门!咱们弟兄死得惨哇!咱们东进千里打鬼子,犯了哪点罪过?”

“要饷没饷,要械没械,咱们打到最后!现在如何?跑得快的进锦州,咱们和孤魂野鬼一样!那丰升阿,就是张士贵!”

“他妈的,朝廷出奸臣了!软的欺负,硬的他们倒躲着,什么**玩意儿!”

“军门,听钦差大臣的节制,天经地义!咱们跟着徐大人进锦州!”

呼喊的声音先是零零落落,接着就是连成一片,仿佛在中军帐前起了一波接着一波的浪头,卷动着每个人的情绪。先是这些将备,接着卷动了周围的兵弁,人人都扯开了嗓子喊叫,仿佛要将心中憋闷冤屈,一起喊叫出来!

徐一凡只是负手死死的看着宋庆老树根一般的面孔。短短一瞬间,宋庆似乎老了十岁,只是闭目不言。

他猝然发难,看起来好像是跋扈的性格使然。其实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夺权生变,最忌讳事到临头,再慢慢筹划,犹豫不决。要是他在毅军营中安顿下来,一是谁知道北京城什么时候夺了他这个钦差大臣的衔头,他这最大的凭恃也就没有了。再就是就算有时间,慢慢来做工作,收毅军之心,时间一长,人们思前想后的念头就多。还不如借着毅军这点惨败再加受冤的沉郁之气,不给他们细细考虑的时间,一举卷动风潮!

他那个时空史书曾载,那个时空的甲午,毅军从朝鲜边境一直打到了辽南,屡战屡败,却又屡败屡战。是坚持抵抗到了最后的部队。对这样还有点血性的军队,才能用上这手。说起来,还是穿越客占的便宜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群情越来越激愤,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宋庆身上。宋庆的威望,在这支军队当中无人可及。人们再是激动,徐一凡这钦差再位高权重,毅军要动,还是得宋庆一言而决!

宋庆蓦然张开眼睛,一把拉住了冷冷凝视着他的徐一凡的胳膊:“徐大人,请帐中说话。”

徐一凡点点头,手心也渗出了汗水。要是宋庆始终不从,他也只有掉头回去,什么雄心壮志,都得拉倒。从此对辽南局势,失去绝对的影响力,错过这个翻盘的最后机会。他孜孜以求的那个不一样的甲午,也只会是一场海东春梦!

不知道老天,会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

颐和园,乐寿堂。

光线不足的屋子里,一片难堪的死寂。日本政府伊藤内阁通过美国公使转发来的照会,在每个人手中传来传去。

后党求的就是这个结果,但是当这个结果摆在面前的时候儿,到了得先签了城下之盟的时候,却人人脸色惨白。

一众才翻身爬回来的军机跪在地上,以世铎居首,深深拜伏,没一个人抬头。整个乐寿堂内,只听见西洋自鸣钟钟摆滴嗒滴嗒的声音。

水师挂白旗出降,威海让日军进驻,平壤让日军进驻,徐一凡去职。这是将大清最后一点抵抗力量剥夺干净,再无还手之力以后的停战。接下来的谈判,还不是任人鱼肉?

跪在地上的这些后党军机们,只是在心里庆幸,幸好老佛爷选的主持谈和这个事儿的,不是他们!李鸿章这家伙,真是为了老佛爷身前身后的名声都不要了!

谁也看不见坐在佛床上慈禧的脸色,也没人敢看。光绪也在乐寿堂内,垂首坐在慈禧的下首,一个小锦凳上面。二十二日京城生变,光绪就再也不发一言。只是侍候在慈禧身边,这个时候,他脸色死灰,深深的将头埋在胸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跪着的人都觉得浑身僵硬了时候儿,就听见慈禧一声轻叹:“条件不过是这么个条件,要说苛刻呢也够苛刻的,可是还有什么法子?皇上,你瞧着呢?”

坐在那儿的光绪一下跳了起来,在慈禧面前站得笔直:“亲爸爸,儿臣没意见,老佛爷说什么,儿臣就奉行什么……”

慈禧嗤的一声冷笑,老太太气色不错,中午午觉还是睡得又香又甜:“说到底,还不是你们不争气!练二十年兵,办二十年的船,还不是这样?指望着你们,是什么也弄不好的了。我瞧着,还是少点麻烦事儿,和了吧!”

军机们等着的就是慈禧这一句话,顿时山呼万岁:“老佛爷圣明!”

慈禧无所谓的摆摆手,只是瞧着垂首站得笔直的光绪:“皇上,这是你的首尾,战是你宣的,现在要和,也该你诏告天下,就是这么个条件,讲和吧!告诉天下,你们要打仗,就打出这么个下场!”

这一句话仿佛重重一记巴掌打在光绪脸上,让他整个人都摇晃了起来,帝王的最后一点自尊,给慈禧轻轻一句话撕得粉碎。他呆呆的看了慈禧一眼,看到的却是老太太刚愎而冷淡的面容。光绪都不知道他怎么行礼答应的,行尸走肉一般的就走出了乐寿堂。

这些军机看着光绪的背影,一个个心里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慈禧却不动声色,又叫起了世铎:“世老三,辽南丰升阿那里,电报回来了没有?”

世铎忙不迭的又磕头下去:“回老佛爷,李鸿章说还没到…………”

慈禧脸上闪过一阵青气儿,咬紧了牙齿:“咱们好容易才把北京城的天给翻过来,这定下来的大局,再不能有人捣乱!徐一凡的职必须去了!没了辽南的兵,没了掌握地方的权,他一万兵,翻不起大浪来!你给我亲自到总理衙门的电报局子里,万事不用管,一遍又一遍的发电报给丰升阿。他现在就是新钦差大臣,奉天将军!徐一凡万一敢到锦州上任,丰升阿就是闹出天大的祸事,把这个徐一凡怎么了,我都替他撑腰!”

世铎浑身冰冷,只是不住的碰头答应。起身晕头转向的就想朝后退出去,慈禧又叫住了他:“用皇上的名义!实在不行,让皇上亲笔拟稿子!无论如何,今儿我要等到丰升阿的回音!”

~~~~~~~~~~~~~~~~~~~~~~~~~~~~~~~~~~~~~~~~~~~~

宋庆的军帐之内,陈设萧然。只有一个几案放在当间,上面发令的令箭架子都掉了漆,几只令箭,七零八落的放在架子上。威武旗,钺戟鼓号,这些军门军帐应有的陈设,一概不见,也不知道是现在的清军不讲这些古老的排场了,还是宋庆将这些东西在田庄台丢光。

牛皮帐篷的顶上破了一块,也没人去补,阳光从缝隙当中透进来,照在帐中就是一道光影,尘埃在光影当中幽幽浮动。

帐外,是按捺不住的吼声,一声高过一声,像浪头一样朝里面拍击。军心一旦卷动,不是轻易就能平息下来的。徐一凡到来之后,雷厉风行,干脆爽快的作派,一下就精准的抓住了毅军胸中那点沉郁之气,并且掀动了起来!

宋庆拉着徐一凡进了帐篷,呆呆的看了这个比他小了四十岁的青年钦差大臣,奉天将军,已经站在满清官僚体系顶峰之一的徐一凡。半晌之后才长叹一声:“徐大人,你厉害!爬到这个位置,世人当初还多认为你糊涂跋扈,大家真是瞎了眼睛!三言两语就得了我毅军的军心,不愧是海东徐大帅!”

徐一凡只是淡淡一笑:“我干的都是光明正大的事情,我给国家卖命,拚命的打鬼子。收拾那些不是东西的玩意儿,有人心的,自然听得进去我说的话。”

一句话说得宋庆又是一声废然长叹:“这大清,为什么就有那么多人不干正事儿呢……天下真要变了……真要变了……”

他猛的抬头:“徐大人,你真不会丢下咱们毅军?我们可不像禁卫军,我宋庆也没有你徐大人的本事!”

老将军白须颤动,眼巴巴的看着徐一凡。

徐一凡以至刚近于跋扈之道行光明正大之举,在此离乱末世,的确有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人人都觉得沉闷,人人都知道没有出路,特别在一个小小日本就将煌煌大清打成如此惨状的现在!一个这样特立独行,偏偏又秉着大义的人出现,也许只有他身上的棱角,才能挽此末世!

听宋庆说完,徐一凡还是淡淡一笑:“在南洋,我就二十几个人,几万暴民围着,我也没丢下自己一个同胞,你说,我会是丰升阿么?世人眼中,我跋扈胡闹到了现在,为什么还屹立不倒?因为我干的都是正事!宋大人,你就真的不想跟着我痛快干一回?对聂士成是那句话,对你也是那句话,百年之后,我还你一个民族英雄的牌位!”

宋庆僵在那里,半晌不语。而徐一凡只是冷冷的注视着他。军帐当中,一片寂静,呼吸可闻,只听见外面潮水一般不断涌起落下的激愤呼喊声音。

宋庆慢慢的摘下头上的大帽子,这个时候,才露出了他额头上面刀砍斧凿一般的深深皱纹:“我是朝廷的人,给皇上卖命五十年,这辈子,就这么交代了…………徐大人,朝廷新的电谕没到,皇上新的旨意没发,您还是辽南诸军的钦差大臣……我宋庆,我毅军,对您奉命唯谨。只要你带着我们真去打鬼子报仇…………”

他突然爆发了一声短促的哭喊,眼睛一下张大:“我们毅军子弟,在田庄台死得好惨!”

这一声哭喊乍放即收,七十四岁的白发老将腰板一下挺得笔直,咬紧腮帮子大步走开,猛的掀开军帐,外面的呼喊声正到了高处,看见宋庆大步走出就戛然而止,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看着宋庆,等着他发令!

宋庆已经再不犹豫,猛的拔出腰间佩刀,迎着全军子弟热切的目光,厉声大喝:“去锦州!跟着徐大人去讨个公道,然后咱们再去杀鬼子报仇!”(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篡清请大家收藏:(www.dearzw.com)篡清第二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篡清最新章节 - 篡清全文阅读 - 篡清txt下载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第二中文网

猜你喜欢: 悍戚北宋大表哥赵公子横行明朝败家子辽东钉子户原始大厨王极品将军锦衣当国汉乡回到明朝当海盗乘龙佳婿武唐攻略朱门风流名门皇家娱乐指南猎日雷神大唐不良人唐朝小官人商业三国大唐虎贲位面三国争霸万历驾到花与剑与法兰西夜天子朔明
完本推荐: 很纯很暧昧全文阅读盛世妖颜全文阅读三修奇仙全文阅读医妃读心术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欢天喜帝全文阅读发个微信去天庭全文阅读祖蛇全文阅读武当生死簿全文阅读绝品神医全文阅读篡唐全文阅读神煌全文阅读万古至尊全文阅读农门悍女致富记全文阅读神宠进化全文阅读道统传承系统全文阅读极品将军全文阅读仙绝全文阅读超级抢红包系统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造化之王何日请长缨太平客栈龙王大人是我夫我为表叔画新妆伊塔之柱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杨小落的便宜奶爸住在男神隔壁[穿书]他身上有条龙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三国之龙图天下娱乐圈是我的[重生]妖精下山搞事业无限武道传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旺夫小哑妻小农民大明星龙神至尊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我家后门通洪荒我的房分你一半大夏纪我本港岛电影人极品小农民系统重生之都市狂仙女神的贴身男秘少年大将军

篡清最新章节手机版 - 篡清全文阅读手机版 - 篡清txt下载手机版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第二中文网移动版 - 第二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