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二中文网 >> 篡清 >> 第181章 不一样的甲午 铁流(上)

第181章 不一样的甲午 铁流(上)

“进入攻击发起线!进入攻击发起线!”

禁卫军左协那些军官袖子卷得老高,每个人都已经筋疲力尽却又生气勃勃。一丛丛的火把闪耀,刺刀反射着这些火光,在夜色中闪耀。

禁卫军左协主力已经进入战场!

先头到达的步兵营已经遭到日军的枪击,先头营本来就负有遭遇敌军的时候进行火力侦察的任务,展开队形略一冲击,就差不多已经判明,日军数量绝对不在少数,已经形成了整然的火线。将前进的道路控制得死死的,以他们先头一营的兵力,绝无可能冲击过去。

先头营——也就是李星指挥的那个营,顿时就转为就地占领出击阵地,并加强火力侦察的力度,等待后续大部队的到来。

徐一凡满头大汗的从后面赶了过来,火光映照之下,李云纵和镇本部的各级军官们已经聚集在一个高处,地图铺在他们中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地图上面,大家都半蹲着,将李星围在中间,每个人都不住发问,而李星也紧张的不断回答解说,伴随着他每一句说明解释,就有镇协的军官用红蓝铅笔在地图上面标注记号。

徐一凡只觉得自己已经疲惫若死,双腿和灌了铅一样沉重,爬上那个小小的山坡都觉得眼前发黑,环顾身边,溥仰和陈德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溥仰的袖子都快挽到了肩膀上面,脸上的灰差不多有半寸厚,给汗水冲出了一道道的深沟,袖子再一擦,已经乌眉灶眼的了。徐一凡爬坡的时候,他犹自忙不迭的加把手——陈德不是不想卖这个殷勤,可是他虽然是练武的人,当初在北京城的时候,比起溥仰这个宗室混混儿,他的身板算是好到天上去了。可是毕竟没有经过严酷而有计划的军事训练,现下只是仗着一股子劲儿在硬撑:“爷们儿再不成,还能比大人还不如?更别说那个旗人爷们儿了…………这小子现在怎么这么能走?”

溥仰背着步枪,挂着两支手枪,腰里缠着自己的还有徐一凡的总计二百发步枪子弹,还能顾着徐一凡,而陈德也只能看着喘粗气儿了——再多走一步,他都怕自己会随时咣当倒下!

徐一凡终于爬上了这个道旁山头,肩上的步枪和山一样沉重,还勒破了肩膀,汗水一浇,火辣辣的生疼,偏偏嘴里却干得仿佛被灰尘堵上了。他喘着粗气走到那些围在一起的军官们身边,和他一样疲惫的那些军官们没一个抬头的,只是仔细听着李星的话。

“至少有一个大队以上的日军!弹药相当充足,我们进行火力侦察,他们至少打了十排的枪!胸墙工事已经构筑起来了,但是没有壕沟,没有鹿砦…………

道路上面,有大队日军通过的痕迹,脚印,罐头盒子…………他妈的是咱们给盛军分发的给养!日军大队已经通过这里,根据判断,应该不超过十二个小时…………大人,我们必须马上发起冲击,不然安州就危险了!”

“什么时候能发起冲击?”徐一凡骤然发声,所有军官都抬起头来,每个人都目光沉沉。有的人忍不住就焦灼的向北看去,仿佛能从这夜幕的尽头看到安危不知的安州一般。接下来这些军官才反应过来,全部起立行礼。

李云纵迈步过来,平静的行了一个军礼。除了同样的灰尘汗水,长途行军好像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眼神仍然锋利得象一把刀子:“大人,预计一个小时之后,整理队伍,发起冲击。”

“一个小时?”徐一凡只觉得自己嗓子是在被刀子割一般,两句话一说就要呛出血来。身后的溥仰听出来了,摘下水壶,摇一摇,还有半口水——都是他省下来的。身上两个水壶,一个他的一个徐一凡的,不过他可是一路上最多喝了三口两口,其他的都给徐一凡了。这个时候儿默默递上去:“大人,水。”

徐一凡啪的一声儿打开了溥仰水壶,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盯着李云纵:“我要安州!现在耽误一个小时,我们就晚到安州一个小时!云纵,那里只有我们两营新兵!”

李云纵淡淡的道:“就算新兵,也是禁卫军,有咱们培训出来的军官统带,再说,袁大人也赶去了。”

徐一凡差点喊出来。就是因为袁世凯赶去了他才不放心!盛军大队败退下去,根据张幼樵的话是杨士骧他们在其中覆雨翻云,他太了解袁世凯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袁某人对力量的感觉向来好得很,又是北洋出身,背叛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从北洋叛到荣禄那里,再从荣禄叛到他麾下,再叛回北洋,刚好一个来回!

自从慈山被突破,他一直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还身先士卒,背枪不眠不休的强行军。人的神经毕竟不是铁打的,人的自制力都是随着体力衰退而削弱的。更别说所有的责任都在他的肩膀上面!越临近肃川里,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的他忍不住就开始奢望了——也许日军也是伤亡惨重,需要修整吧?也许日军也忌惮他的大队到来,不敢孤军直入安州,日军的赌性没有这么强吧?或者就算日军到了肃川里,但是掩护部队薄弱,也许只要先头营就能一冲而过吧?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墨菲定律,什么事情,只要有变坏的可能,就一定会变坏。大队赶到安州,他看到的情形却是疲惫到了极点的行军洪流停顿下来,士兵们在军官带领下鱼贯进入攻击出发阵地,先头营的回报是日军已经构筑了整然的防线,绝无可能一冲而过!李云纵还说,至少还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发起冲击!等过了肃川里,再赶到安州,也许等着他的就是冲天火光,他这个后路总基地被一火焚之,他只能退守平壤,放弃对这场战事的所有影响力和主动权,能自保下来都是万幸的事情!

李云纵静静的看着他:“大人,我们不能仓促发起冲击…………必须一次达成突破。”

他手向北指,仿佛夜色一点不能挡住他的视线一般:“二三九,二五七两个高地,日军布有重兵,死死的扼住了从这里到安州的道路。我们想绕路,就只有爬山,三十六个小时之内没有到达安州的可能…………”

他手指着的方向,只有黑黝黝的两团,静静的伫立在无边的黑暗当中,灰白色的道路在两个小丘陵之间蜿蜒通过。不知道有多少日军据守在上面,扼住了禁卫军前进道路的咽喉!

“…………我军也已经疲敝了,能坚持到现在,只是凭着大人的垂范,军官们的以身作则,和士兵腔子里面对禁卫军,对大人的血诚!强弩之末,不可以穿鲁缟,我们也许只有一次攻击的弹药和精力!一次不成,士气军心顿挫,必须修整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大人,我们是连续行军二十四个小时才赶到这里,禁卫军能力毕竟有个限度,我们携行的弹药也并不多!一个小时时间的整顿准备,已经是最低限度了,这是为了确保我们能一次冲击成功!”

听着他解释,徐一凡也平静了下来。有李云纵这样的大将在,无论如何都是一件让人安心的事情。楚万里机变百出,问一知十,而李云纵则是冷静得如同神经是铁打的一般。部队疲敝,弹药不多,更要确保攻击的把握。一次冲不下来,就三鼓而竭了,就要耽误更多的时间————而他现在拼命争取的就是时间!

他尽力向北看去,想看北面黑沉沉的天际有没有被火照映的亮光——安州就离他只有四十里的道路了,强行军不过几个小时的道路!

“攻击能确保成功么?”徐一凡盯着李云纵问。

李云纵沉默一下,轻声回答:“如果只是原来攻击慈山那部日军分出的后卫,标下可以确保成功…………”

没等他说完,徐一凡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就是那部日军分出的后卫,没有其他可能!下去准备吧!我就在这里看着你们冲过去!”

李云纵看看徐一凡,扯扯嘴角,也不多说什么,一招手,带着他麾下军官下山去了,各自掌握部队,李星经过徐一凡的时候儿,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一低头,大步的走下去。

徐一凡站在那儿,就觉得浑身不得劲,脚下是大队大队的火光在滚滚运动,所有人的心思都集中在了安州上面,恨不得从肃川里这里飞过去!

“安州…………安州…………”徐一凡低声嘟囔两句,回头招呼:“水!”

谁成想,回头瞧见的却是溥仰正扬着脖子将最后几滴水倒进自己嘴巴里面,听见徐一凡要水,一擦嘴巴:“回大人的话,没了!”

~~~~~~~~~~~~~~~~~~~~~~~~~~~~~~~~~~~~~~~~~~~

枪声喊杀声在黑夜当中响彻四野。

日军拖长了声音的冲锋声音,从四面直逼过来,掩护的弹雨如林,打在安州城墙上面,到处是子弹崩落城砖的声音。

城上城下,火光熊熊。

袁世凯站在城头,伏在一个垛口后面死死的看着眼前战场,身边簇拥的全是卫兵,一个个恨不得要将他从垛口边上扯下来。自从白天那一出,整个安州,都将袁世凯当作的主心骨!

袁世凯只有两营禁卫军新兵作为骨干,而这些新兵只有基本的军事训练,会队列,会放枪,其他的没了。决不可能放出去依城野战——他们就连野战构工也不会。把他们放在壕沟里面,放枪简单,日军冲到面前,是不是还能沉着的抵挡到底,直到肉搏也不后退,真是大可怀疑。一个人让他拼命简单,但是训练成可以完全按照命令,坚定冷静的作为团队来作战,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让这两营新兵依城野战,节节抵抗,节节后撤,对于几个月前还大多是农民加文盲的他们,的确困难了一些,更别说这里的军官也多是二期南洋学官出身,就算他们也还没训练完成!徐一凡集中南洋财力,两年时间,拼了老命,也不过才训练出一个能战的精锐镇出来!

袁世凯干脆就将这些兵都塞进了安州城里面,各上城墙,每人指定位置,只要放枪就可以,后退绝不可能,他带着卫兵巡视这不大的城墙随时执行战场纪律。

这个时候,城下还满满当当的都是人,在紧张的等候——这些都是盛军,城上死一个,城下马上补一个。除了马道斜坡之外,还有上百架的竹梯直抵城上,随时当作补充兵力。饶是把安州城塞得这么满,他不过也只容纳了一半的盛军,剩下的,他干脆打发去了北面,离战场远一点,爱跑就继续让他们跑去,不跑的话,打完了仗,他袁老子都要!将来就是禁卫军第三镇,拿比淮军高一倍的饷钱!

让这些败破胆的盛军出去野战牵制,也是脑子坏掉的事情,挡日军一分钟都难啊。编制完全混乱,装备也不齐全,就算士气稍有回升,也不过就只有在城里面放枪的作用了。袁世凯也根本没时间整顿他们!

安州城现在三个城门都被条石堵得死死的,几千人都塞在城里面。出城肯定是打不过日本鬼子的,袁世凯打定主意当乌龟,只要鬼子啃不进来,就算完成任务!

四野闪耀的都是火光,也映照出环状逼上来的日军人浪。城头架得满满的都是步枪,军官们大声下令装定表尺,集火射击。这些禁卫军新兵紧张得完全忽略了口令,只是手忙脚乱的不断开枪,日军距离还在两千米开外,城头已经打得烟雾缭绕,一片星星点点的枪口焰。城腔以内,是挤得满满当当的盛军官兵,他们还穿着淮军的号坎,扬着头只是紧张的看着上面,一片黑压压的人头鸦雀无声。进了安州城,这命就卖给城头那个袁大人了,要是城墙被突破,大家就只有一勺烩了,这么多人挤这么芝麻大点的小城里面,逃都逃不动!

看着城头那些新兵的射击水平,不少自以为老手的盛军士兵低声的议论。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放的他妈的什么枪,表尺都不会装!”

“还不如换咱们上去呢!不是吹,老子说打鬼子左眼,就不打右眼!”

“算球拉倒吧,当初大家还不是一样,看见鬼子就跑…………”

“那还不是当官的不成?”

“这些都是新兵毛蛋子,穿号坎不过几个月…………第一镇据说都是强兵,天老爷保佑,他们快点赶过来…………”

日军成密集的散兵线缓缓逼近,弹雨之下,没有一个人射击,军官站在队列之侧,控制着部队前进的速度。不时有人中弹倒下,但是他们的队列却并不混乱,只是以稳定的速度前进。夜间作战,虽然有火把照明,命中率比白天就差得远了,这些新兵杂乱紧张的射击,在这种距离上,更难以形成足够的火力密度,这种火力带来的伤亡,给予的压力,还不如慈山一战的聂士成所部,日军一直在稳定的推进!

袁世凯手指抠着砖缝,只是死死的看着眼前一切,看着火光勾勒出的日军人浪的轮廓,看着他们在弹雨一直稳步的前进,不时有人倒下,但是这浪头缓慢稳健涌动的速度始终不减!

他脸上毫无表情,背心里面的汗已经流成了一道又一道的。自己赌在安州,到底是对还是错?

并不长的时间内,日军已经推进到了环绕安州匆匆掘成的壕沟外,随着日军军官的口令,第一排的士兵半跪在地,接着就是齐射。前进到对方火线前以密集步枪火力窒息对方火力,任何按照西方近代军事教范训练出来的军队,这都是标准的攻击办法。

日军齐射的火力就远远超过城头的禁卫军新兵,一阵弹雨过来,城头人仰马翻。惊呼惨叫声四起,在袁世凯背后,一个卫兵哼也不哼的仰天便倒,子弹在袁世凯周围的城垛打得烟尘乱冒。

几个卫兵想拉袁世凯下去,却被他猛的打开。他心里早就紧成了一团,随时都想跳下去,但是他的动作却是冷着脸回顾,大声喝道:“有没有后退的?”

接着就是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喊:“弟兄们,徐大人正兼程赶来,第一镇正朝这里赶来!鬼子也不是铁打的,咱们拼啦!一个换一个,咱们这么多人,看要多少鬼子才够换的!”

枪声中,袁世凯的吼声却一时压过了枪声!他已经扯过了一支步枪,接着就开火射击!他身后的卫兵也再不拉扯他,主官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一个个都趴在城垛口朝下射击,反正子弹有的是,打吧!

不得不说袁世凯已经是城中军心之所望,一堆新兵加败军看着他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倒下的抬走,空出的地方,底下待命的人二话不说就顺着竹梯爬上来,接过枪就开始射击,军官也不再发出齐射的口令,鬼子就在鼻子底下,他们破烂的衣衫漆黑污秽的绑腿都瞧得清楚,就拼命打吧,无非就是一命换一命!

城上城下,双方对射的火流潮水一般往来涌动,烟雾缭绕弥漫,枪声越来越紧,直到听不出个儿来。日军没有重火力,而安州城没用重火力——每一架能用的机关枪都被徐一凡集中在了平壤前线,包括每一个会摆弄机关枪的射手,行营炮倒有,盛军当中炮手也不少,可是城墙之上实在摆不开,都集中起来放在城内巷战工事里面控制街道了。双方就是拼步枪火力,日军射击准确而密集,而守军胜在有源源不断补充火线的人力,更有打不完的子弹,一阵对射,双方谁也窒息不了对方!

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日军伤亡也是大增,不断有人翻进壕沟,但是他们二线也跟上来了。一架架临时扎起的就便竹梯架在壕沟上面,才一架好,就是一队队的人冲上去,不断有人摇摇晃晃的栽倒,却有更多的人冲过去,过了壕沟就一扯竹梯,前进几十步就摇摇晃晃的要架在城墙上,在壕沟外侧提供火力支援的日军更发疯一般的齐射。城头军官扯着嗓子大声呼喊着转移火力,集中射击已经逼到城下的日军,不少步枪转了过来,更多的人去推那些梯子,城下的人却用身体拼命抵着,双方火力都在拼命对射,城上城下,尸体都是一具具的增多,安州城高不过三米,双方拼命伸出来的步枪都快枪口碰着了枪口!互相的脸都看得清楚,一个个都紧张而扭曲,互相叫喊着,射击着!

“守军怎么会有这么多兵?”远处的桂太郎举着望远镜喃喃自语。身后没有一个参谋回答,每个人都捏紧了手中的望远镜。

不大的安州城,日军三千余人几乎都是战斗兵,完全可以环攻。如此激烈的对射,守军没有崩溃倒也罢了,不过战斗水平的确是新兵水准的。唯一让人惊讶的是,城头的火力丝毫未减!

“我们…………大概突破了吧?”一个参谋又在自语。

现在的安州城,人仿佛象蚂蚁一样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城上城下——这个城实在是小。日军已经扶梯而上,而上面就是用子弹,用刺刀在拼命抵抗。可日军已经孤军前进到了如此地步,胜利就在眼前,如何会后退?双方的喊杀声都盖过了枪声,直冲上夜空,环盖四野。这么小的城,只要突进去,就是全胜!守军连后撤节节抵抗的余地都没有!

桂太郎放下望远镜看了看怀表。二十九日夜八点三刻,日军六,六十八两个联队奔袭而至,准备两个钟点就发起冲击,也许在十点之前,就能底定朝鲜的战局了吧?这个战场的主动权,眼看就要在我第三师团手中!

他的视线还没来得及从怀表上抬起,就听到轰隆的爆炸声响起,先是一声,接着就是一连串。抬头一看,就见环着城墙,一片爆炸的闪光,城头不断丢下黑糊糊的东西。

一个参谋惨叫一声:“他们把炮弹丢下来了!”

城头守军的确是将炮弹弹头都丢下来了,这个时候炮弹特别是陆炮,基本都是弹尖引爆的触发引信,碰着就炸。禁卫军士兵都是新兵,准备了这些玩意儿,装上引信的炮弹拿在手上都害怕,试投的时候手软丢得不远,还炸死炸伤了几个。这可不是手榴弹,有延迟信管,丢出去还有几秒钟的缓冲时间!袁世凯打上了安州城堆积如山的炮弹的主意,但是看到这个情况,也不敢将这些装好引信的炮弹放在城头,磕磕碰碰,自己先炸死一大堆。只好集中没有装引信的弹头放在城下,挑选了一些盛军老炮手准备,万一危急,装上引信再递上去朝下扔!

刚才枪战激烈,从上到下,谁也没想到这个茬,现在日军密集城下,冒死上冲,双方子弹对子弹,刺刀对刺刀,都打红了眼睛。日军毕竟是久战精兵,枪打得准,人冲得猛,都已经攻到了安州城下,根本就没想到后退。眼看城头拼死也挡不住,不知道哪个军官就大喊起来:“上炮弹,上炮弹!”

盛军炮手装好引信,人就排成一线将炮弹递上来,这个时候还不是捧着就朝下扔,朝下砸。成功撞击引爆的差不多有一半,炮弹弹片呼啸着四下飞舞,双方猬集在不过三米高的城墙上下,不论是在上面的还是在下面的,顿时都倒下了一大片!

一发弹片嗖的从袁世凯身边掠过,弹在城垛上面转弯,一下扎进他胳膊里面,痛得他浑身一抖。在他周围,早就混战成一团,尸体累累,有禁卫军第二镇戴大檐帽的新兵,也有包头号坎的盛军,他面前几具竹梯早就被推倒,底下日军尸首更多,伤兵惨叫着朝壕沟爬去,只有壕沟里面,才略略有遮蔽的余地。不断有人从城下补到他这个位置,摸到枪就打,他几个卫兵早不知道到了哪里。

炮弹轰轰的炸响,弹片呼啸范围之内,人成片成片的倒下。在安州城头,人命成了最不值钱的东西。袁世凯眼睛早就血红,他算是明白了,自从他决定奔赴安州开始,他就没有退路了,要不全胜,要不就死在这里!他就不信,徐一凡会不管安州!

一咬牙齿,他已经将带血的弹片拔下来,接着就是大吼:“把鬼子拼下去!想要富贵,自己拿命来拼!”

“阁下,是不是命令撤退,整理一下?”一个参谋大声发问。

桂太郎摆手,脸色铁青的咬牙道:“预备队上吧。”

“阁下?”

“难道我们还有后退的道路么?”桂太郎指着双方流血不休的城墙,指着照映城头的火光:“我们只有拿下安州!预备队,前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篡清请大家收藏:(www.dearzw.com)篡清第二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篡清最新章节 - 篡清全文阅读 - 篡清txt下载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第二中文网

猜你喜欢: 极品小赘婿锦衣当国花与剑与法兰西回到明朝做千户抗日之流氓部队南宋第一卧底明朝败家子明朝好丈夫凌云志异重生于康熙末年新特工学生大明王侯烈明帝国吃相盛唐崛起压根大唐腾飞之路朔明正德大帝山沟皇帝首席国士乘龙佳婿大唐将军烈我在唐朝有套房明末第一贼大魏宫廷
完本推荐: 超级抢红包系统全文阅读气冲星河全文阅读无限动漫录全文阅读绝品神医全文阅读冠军传奇全文阅读真神无敌全文阅读完美人生全文阅读警神全文阅读玄幻风云录全文阅读宠妻如令全文阅读水乡人家全文阅读大豪门全文阅读剑道邪尊全文阅读农夫戒指全文阅读重生八零:长嫂嫁进门全文阅读战鹰传说全文阅读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全文阅读唐骑全文阅读纯阳大道全文阅读妖皇太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奶爸的异界餐厅画春光女神的贴身男秘撒娇福晋最好命我的钢铁战衣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低配版系统主神他身上有条龙妖精下山搞事业叶先生每天都想跟我告白麻烦请叫我上仙未来之师厨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都市无敌医圣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天降横财龙王大人是我夫次元间的旅者妄人朱瑙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都市剑说放肆[娱乐圈]女主翻身做豪门重生九零辣妻撩夫超级兵王混都市从艺术家开始洪荒历白氏药庐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太平客栈

篡清最新章节手机版 - 篡清全文阅读手机版 - 篡清txt下载手机版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第二中文网移动版 - 第二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