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二中文网 >> 篡清 >> 第163章 不一样的甲午 奔流(下)

第163章 不一样的甲午 奔流(下)

光绪二十年七月下旬,一直到八月上旬的时日之内。

大清政府一份份的电谕发出来,直隶,东北各将军,山东,江南各沿海省份筹防,南洋水师北调,各省协饷北洋。每一份电谕都是煌煌大诏,小小日本,如鼠负穴,不当大清天兵之一扫。邸报传抄,满是这样乐观的文字,朝野清流,如疯似狂。

大清时逢末世,有识之士都在苦闷中寻找出路,这种思潮,就有如长江大河一般在这三千年未逢之大变局中浩浩奔流!

流传数千年的微词大义,在西方整个体系的领先优势面前,已经证明了不适合这个丛林时代。接着就是自强和洋务运动,经过几十年的惨淡经营,现在也露出了窘迫的状态,让人觉得,单单是这样,似乎也救不了这个国家。

在一片绝望和浮躁当中,已经有了小小的声音,认为要缔造近代化民族国家,才能参与世界的竞争。可是这种大逆不道的论调,也只是在地下浮动。占这个世道主流的声音,还是要振君权!以为皇上将权操起,大加振作,未必没有刷新的机会。放在眼前的,不就是有普鲁士和日本现成的例子在这里么?整个中国没有一个主心骨,到处自行为食,将本来微薄的国力更分散虚耗…………也许权操于上,就是一条出路?

现在局势已经明显,慈禧在对外事务上面,就是彻底无能,本来她也就是一个善于阴微权术的女人而已,要她有多么开阔的战略格局,那是要求母猪会爬树。面临真刀明枪的血火烧上门…………她也只有暂退一步。

光绪圣主已经破天荒的走到了台前,有一大批乐观的电谕,不知道有没有的圣心决断之后的举措,来支撑起了这一场战事!这一切,怎么能不让这些忧心国事的人欢呼,认为国家气力使在一处,圣君掌舵,岂有不可胜之势?

日本只是小患,而圣君当道,才是关注国势气运的大势!

北京内外,帝党一片疯狂。

当然在光绪的一系列电谕之下,回应也如所料的不尽如人意。南洋大臣先回电,说南洋已有四船配合北洋水师作战,实力已为不单,其他南洋师船,或旧或慢,并无配合之效。如果朝廷一定要南洋抽调师船————请北洋派船到南洋来接应北上。

筹防事宜,各省都在做,并且以此为借口大肆报销,各省所设开支厘金的善后局,这些日子本来应该报解上去的银子流水一般的花了出去。并且以此为借口,说筹防本省吃重,无力协饷北洋,而李中堂也不在乎他们那点小钱,纷纷要求免调。

可是连四川省都要筹海防,开支了五百多万厘金款项,就实在有点开玩笑了。

光绪和帝党也不在意,还沉浸在初掌大权的激动当中。等这次战事胜利了,光绪地位稳固,如日中天,再一个个收拾这些不听话的督抚!反正现在最大的实力派李鸿章已经被顶在了前面,为了自己的势力计,他不可能不卖力作战,现在朝鲜也是一片捷报而来。日军嚣张已极,虽然负出惨重伤亡,仍然在节节进逼,估计也是回光返照,风雨虽狂却不能持久。淮军所部先战牙山,再战汉城,节节恃险杀伤日军,前后合击不下数万员名,且有日军有名上将在内。局势既然如此一片大好,还有什么好担忧的?

光绪一边电谕褒奖有功诸将,连李鸿章都得了彩头——倒是有几个不开眼的人上折子,说怎么越打越向南边了?既然如此大胜,应该向北犁亭扫穴,在釜山将日军赶下海的…………为什么要步步南退?一向行事操切的光绪,这次连部议都不等了,这几个不大不小的官儿,夺职的夺职,流放的流放,甚至有一个特别不开眼的,为了镇慑计,再拉了一点其他贪赃枉法的罪名,当即弃市!

光绪从来没有掌过这么多的权力,可以这样乾纲独断,使用权力上就少了一些更慎重的手段,他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杀鸡给猴看,让举国都知道他的力量,让李鸿章更加镇慑而卖力作战,他只要好消息,而不要坏消息,他不要这难得到手的权力又飞走出去!

大清末世以来,已经很久没有以言罪人,顶天就是流放军台——甚至连军台其实也不用去,交点银子就有千百种理由留下来,等着以后一保就可以开复。大清这个时候更多靠的是平衡而不是镇慑,光绪此举一出,果然天下震惊!对着一群如颠似狂的帝党,没人想在这个时候触眉头——除了顶在一线无路可退的李鸿章,其他有力人物都消极了起来,打赢了又不是他们的功绩,反而帝党这些家伙掌权了,他们更有得罪受…………帝党上下却不见于此,正享受着他们难得的狂醉时光…………

~~~~~~~~~~~~~~~~~~~~~~~~~~~~~~~~~~~~~~~~~~~~~~~

大同江边,公元一八九四年八月初二。

朝鲜南部已经是一片烽烟,而大同江这处,似乎还是处在夏日的安静当中。除了经常调动的军资和士兵到处都有的工事武器,农人还在田间工作。对于他们而言,换了谁也都是纳粮,而且几百里外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了。只有零星北来的难民来投亲靠友,他们才知道在南边进行着多么惨烈的一场战事。

逃难?家业在这里,向哪里逃?日本人不是还没打过来么?大家都知道在汉城的上国老爷已经不行了,见仗即溃。汉城现在可保与否都不知道,但是眼前禁卫军的雷霆手段他们可都见识过!这帮凶神现在严阵以待,也许能保住他们这片地方安静?怀着这个期望,禁卫军要求征调民夫,动员支差物资,朝鲜百姓倒是踊跃支持,只要能不逃难,就是好事!

所以除了这些军人的调动,道路上面,也慢慢都是头顶肩挑,一身白衣的朝鲜百姓被组织起来,挖掘工事,运输物资。倒是一番别样的景象。

时逢夏日,大同江水暴涨,一派浩浩奔流的架势。去年这个时候江边还满是被禁卫军击毙的暴民尸首,几乎将半条江水染红。这个时候已经全无那时的一点痕迹留下,只有水青山碧。让人浑然忘记了,几百里外,正是满天血火,流民于路。

徐一凡和唐绍仪坐在江边垂钓,这些日子他脑力使用太过,也紧张得太过分了。唐绍仪当年留美,也读了一年的医学专科,就劝他消散消散,别绷太紧了。反正现在民事活动全停,所有非战斗人员都已经疏散,他这个道台衔的大管家也轻闲得很。每日下午,就陪徐一凡来这里钓鱼将养一下。徐一凡也无可无不可的从了,反正就当是养精蓄锐,到时候儿,还不知道自己要紧张多久!现在抓紧时间休息一下,也是为了走更远的路。

一阵江风吹来,让徐一凡这些日子只觉得烦闷的胸怀一畅。

看着自己同胞打得这么惨,远在北京的当道诸公还不知道自己正走向深渊,哪怕他总是怀着不怀好意的心思,也就是觉得不爽!

丢人啊,真丢人啊。对自己匍匐了两千年的一个小国,就能将自己国家打得这么惨,还有一帮人在那里上窜下跳得得意,浑然不知大难将至!

听着徐一凡吐出了一口浊重的气息,唐绍仪头也不回的看着钓竿:“大人,又怎么了?还是放不下?”

徐一凡苦笑道:“不想看,也得看!咱们或迟或早,就得交兵开火,淮军好歹说还是友军,打得这么丢人,上面儿还自我感觉良好…………你有没有瞧见电谕,就差命令我受叶志超节制了!现在汉城周围险要全失,叶志超已经带着盛军主力,远远在汉城以北二百多里的地方,号称要为死守汉城的左宝贵为后劲…………见他妈的鬼!可是朝廷就是相信!日本人暂时顾不上料理他,要先拿了汉城,要将朝鲜王室掌握在手中。我恨的就是叶志超无能,你他妈的就是要逃跑,也把李王和王妃掌握上啊!连个朴泳孝都搞不过,逼宫的胆子都没有,让朴泳孝等在汉城准备另立新君!等吧,再等几天,什么都瞒不住的时候儿,就看看那些人的嘴脸吧!”

唐绍仪本来不想招徐一凡说这些,但是听他说了,也只有一声苦笑:“大人,还是指望您当朝鲜的中流砥柱吧…………属下就是想不明白,圣上……圣上蒙蔽于下倒也罢了,李中堂是什么样人物,怎么也被叶志超这样的人蒙蔽?”

徐一凡发泄过后,已经好了很多。自从权位越来越高之后,他也少有这样失态的时候儿。不过这个时候,再还没有开兵见仗之前,并不妨碍他恢复愤青的本色——也是他前世最拿手的本色。

“李中堂…………李鸿章已经是没有退路了…………他怎么能看不出叶志超的大言?一开始或许蒙蔽,现在也早明白了。现在就是他北洋独立挑起这个担子,帝党又视他为眼中钉,只要他大败了,随时就可能被分化北洋的权势,前后皆敌,他也只有撑着…………这个重臣,当得苦啊!”

徐一凡脸色落寞,他现在大小也算是一个萌芽中的军阀了,对着这么一个前辈加上大清第一的军阀头子,自然有一份同病相怜。他站起身来,看着江水:“李鸿章既然退不得,就只有撑下去,他不能戳破叶志超的谎言,反而会加大接济的力度,说不定还会求上我的门来,只有通过我这里,才能有效补给叶志超了…………他就要赌上北洋水师,确保从旅顺烟台等基地,到我据守的大同江口的水路,掩护海运…………北洋水师就要出击!到时候,就是一场海殇啊…………”

唐绍仪呆呆的听着,一颗心只朝下沉。忍不住就站了起来:“大人,有挽救的余地么?”

徐一凡淡淡一笑:“…………我已经准备了那么久,少川,就陪我博这么一把吧!到时候,要不就是让天下震惊,要不就是咱们也跟着烟消云散!说起来也许是大话,我要挽这国运!…………时代大势,浩浩奔流,甲午事起,人们大概也会明白,这圣君在上,也许靠不住吧?也许还有反复,但是当每条路都断绝的时候,少川,你又会选择怎样做呢?而整个大清,又会在这奔流的时代中,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在唐绍仪心中,只是反复着这样的话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心头火热。

两人悄立江边,都没有了说话的心思,只有江水翻腾奔流。

几骑快马一前一后的本来,当先一个就是溥仰,时逢战时,他身上的披挂又多了几份,子弹带缠得一圈一圈的,挎着的短枪也变成了两条。远远的就大声朝徐一凡呼喊:“大人…………大人!李中堂来了急电!”

徐一凡朝唐绍仪想笑,想夸口一下自己料事如神,不知道为什么,却笑不出来,心里面沉甸甸的。他大步走过去,溥仰已经翻身下马,双手将电文奉上,接着就挺直腰板侍立在他身边。这小子也曾经向徐一凡要求下部队:“这天下是咱们旗人的,怎么能没几个旗人流点血?北京城那些爷们儿都是糊涂蛋,死几个黄带子,也许能让他们振作一点儿!”

徐一凡理所当然的拒绝了他的要求,溥仰是出息了,简直换了一个人,可是他才不需要竖立一个旗人样板出来…………

李鸿章的文电果然不出所料,口气亲热,说奉光绪皇上严令,北洋水师必须前出掩护大同江口海上补给通路,请徐一凡提供方便,协助将物资兵员补充给叶志超。李鸿章虽然想尽力宛转一些,但是到了最后已经拉下了老脸——言下意思只要徐一凡能协助他们北洋撑出一个说得过去的场面,不仅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而且将来李某人必有以报之!

政治家的话,也就是听听罢了。

溥仰偷眼看去,徐一凡脸上神色,却只剩下了苍凉。

他手一抖,那电文就已经被江风高高吹起,在空中翻腾着并不下落。

“…………北洋水师出动了…………一个将军的谎言,李鸿章的地位,光绪的操切保暴躁…………就要保船制敌战略已定的北洋水师出动!所有人都明白,李鸿章也清楚得很,以现在的北洋水师实力,只能作为存在舰队起着威慑,只要他们还在一天,日军就不敢大举攻击渤海湾的基地群。而渤海湾基地群陷落,整个大清直隶中枢就门户大开,日军才可能以最有利的方式结束这场战事,他们也打不起这场消耗战。这个时候日本政治家比起后世的政治家,更加知道战事开始就是为了结束的成果…………

可是就因为政治斗争,因为这个怯懦将军的谎言,大清所谓的体面………就让唯一可行的战略破产!”

他呆呆的一边想一边喃喃自语,谁也没完全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但是每个人心里都因为徐一凡的脸色而变得沉甸甸的。

甲午,甲午,大东沟,大东沟…………每个读过近代史的中国人,只要还有一点血性,这种耻辱就仿佛烙在了一个中国人的精神深处!让人不敢碰触,不敢回想!

而现在自己就身处其间!

眼前仿佛已经不是大同江的景色了,而是深黑色的波涛,有着金龙装饰的钢铁舰首,缓慢喷吐着火舌的巨炮,还有全舰起火,仍在不屈抵抗的致远!

有些太沉重的东西,他徐一凡的蝴蝶翅膀扇起的风太过微弱,永远也无力改变。也许上天,就是要将这些东西烙印在中国人的血脉深处,让你每一次面对,都会泪流满面!

徐一凡长长出了一口气,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对着溥仰道:“去向楚万里传我的命令,暂时清除大同江口水雷,一切配合李中堂的行动,其他地方防务态势不变…………他妈的,北洋水师沉一条船,老子要一万鬼子命来换!”

看徐一凡突然发飙,溥仰只敢直直的站着。徐一凡瞪他一眼:“还不走?等着干什么?”

溥仰啪的一个立正:“楚大人还有一份报告,要属下禀报大人,说聂士成聂军门所部奉军余部,已经和我禁卫军联络上,他们就在平壤南不过百余里,已经在我军防线上,楚大人要请示大人办法!”

徐一凡一惊,马上就踢了溥仰一脚:“你他妈的,怎么把这个放在后面说!”

~~~~~~~~~~~~~~~~~~~~~~~~~~~~~~~~~~~~~~~~~~~~

威海,北洋水师母港基地。

港湾之内,到处都是忙忙碌碌的水兵和夫役在朝军舰上补充煤水,大大小小的兵船,都在生火试机器。定远号已经在船坞之内,匆匆刮了刮船底,修理了一下机器,现在也已经在朝船坞里面泛水,准备将军舰开出。

易燃的木制品,已经从船上不断的卸下,大小火炮,都打开了黄铜的炮口,水兵们举着清理火炮的膛刷,用力的擦拭着。

十几面三角黄龙旗,就在这些钢铁浮城上猎猎飘动。

每个人,从官到弁,都是神色严肃,眉头紧紧锁在一起。对望一眼,都赶紧转开了眼睛。

岸上的水师提督衙门之内,各翼总兵,各船管带,济济一堂,都穿上了武官行装五云褂按着腰刀,在马扎上面坐直。提督衙门之内,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喧哗,所有人脸色都象笼罩了一层乌云。在这些水师嫡系武官的最后面,还坐着一个穿着西洋式禁卫军军服的军官,正是徐一凡借出来的六营禁卫军的临时总统带,原来致远号驾驶二副周展阶。

他当年是跟着致远号大副陈金平一起投奔徐一凡的,年余下来,原来不过是个都司衔的武官,现在已经连升带保成为了副将,陈金平早就是总兵了,现在禁卫军右协的协统。他也是右协四标的标统,现在更带了六营兵,三营在旅顺,三营在威海,徐一凡要求他将两个骨干营都布置在威海了,他也常驻威海。

作为北洋叛将,坐在以前的老长官中间,虽然是丁汝昌求来的,可也没人愿意搭理他。周展阶在这儿真有点如坐针毡。偷偷的瞧了一眼自己以前的直属上司邓世昌,就发现老长官已经收拾得整洁,笔直的坐在那儿,双手放在膝盖上面,下巴也刮得干干净净,一副心无所系的坦然样子,看着他的目光投过来,还点头朝他微笑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邓世昌的微笑,周展阶就安心了一些,坐在那里静静的等候。

稍停少顷,就听见屏风后面脚步声响,然后就瞧见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也是一身五云褂武官行装,大步的走了出来。他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在公案前站定,目光炯炯的就扫视了麾下一眼。

所有人都一下弹起,一个千打了下去,周展阶本来下意识的想行禁卫军军礼,忙不迭的也手忙脚乱的改了过来。

“标下参见丁军门!”

丁汝昌目光一闪,朝北拱手:“奉上谕,奉中堂严令,我北洋水师即将出击!”

他的声音在公堂当中回荡,所有人都是脸色铁青,这个消息大家也早就知道了。丁汝昌也曾经和李鸿章据理力争,但是没用,对大清来说,战略上面的现实考量,敌不过政治博弈!

“我水师‘定远’‘镇远’‘致远’‘经远’…………总计大小兵船十四条,明日生火起锚,赶赴大连湾,会同招商局‘新裕’‘图南’‘镇东’‘利运’‘海定’五轮,装载有援助朝鲜的盛军余部四千人,刘盛休大人统带,直赴大同江口,掩护驳运人员和物资之后,再朝旅顺回航,在那里检修之后,再回烟台,军令已下,诸将宜乃厉诚!”

诸将还是一言不发,中堂愿意断送他的北洋水师,还有什么办法?就算这次不撞上日本大舰队,只要叶志超还在朝鲜,还没被查办,他们这样的护航任务就要不断进行下去。直到海上最后的会战爆发!

“遵上谕,遵中堂宪令,遵军门钧令!”底下人又整齐的喊了一声。

丁汝昌这个时候才招手让大家坐下,满座扫视一圈,他脸上浮现出来的已经是淡淡的笑容了:“各位,大家共事一场,我丁汝昌以前有什么多有得罪的地方,就以后再算罢。这次不是为了我丁汝昌,是为了中堂大人!要是还能回来,我向大家磕头招陪…………水师公中款项还有些结余,大家去分领一下吧,就当安家,帐房那里有名单…………”

他转眼看到了周展阶,笑道:“玉堂,见面就没有错过的,这次徐军门大力援手,兄弟是极感激的,贵军上下,也有一份赏号,还请老哥去具个领字,水师上下,也就这么点心意了…………兄弟带船在外,这根本安危,就全拜托老兄了。”

周展阶还没说话,邓世昌已经站了起来,朝丁汝昌一拱手:“军门,咱们不是为了钱打仗的,也不是为了中堂,就是为了骨头里面那点血诚!其他话我也不多说了,军门将致远还给了我,让我邓世昌有个死所,已经是天高地厚之恩!请军门放心,我邓世昌一定死在你前面!”

此言一出,斩钉截铁。

堂中稍稍安静一下,有人接着缓缓站起,经远号管带林永升,镇远号管带林泰曾,超勇号管带黄建勋,扬威号管带林履中…………一个个北洋水师将领站起。不管他们之前有多少意气之争,又曾经为在这俗世沉浮做了什么,这个时候这些水师骨干将领对望一眼,都是一笑。

“钱这时有什么用?唯一后悔的就是,咱们水师没有更多的船…………军门,来生再见吧!”

丁汝昌坐在上面,老泪纵横。堂下诸将,没有站起来的寥寥无几,坐在那里已经呆若木鸡。站着的将领,朝丁汝昌肃然一揖,转身大步就走了出去。

周展阶已经站了起来,在邓世昌经过他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心头热血一涌:“邓大人,带我上船吧!生是致远的人,死是致远的鬼!”

邓世昌立定脚步,轻轻一笑:“胡说八道!”

他拍拍周展阶的肩膀:“替咱们守好老家,守住点种子!告诉我那徐兄弟,以后再造一条更强大的兵船,还要叫致远!到时候,你再来带她!”

他身边的那些水师将领,这个时候也早没了和邓世昌的隔阂,纷纷笑闹:“可别忘了经远啊!”

“现在的扬威又老又小又慢,老子早就不满意了,告诉你们徐大人,新的扬威最少要八千吨,能跑二十节,大炮要十二寸起码,速射快炮给老子装得象刺猬一样就对了!”

“邓大人…………”周展阶想哭,没敢。军人这个时候流马尿就太丢人了。

邓世昌已经转身走开,最后只说了一句:“我们去死,就是要告诉天下,旧的路,已经是尽头了!”

在这些大步走出去赴死的人身后,丁汝昌已经闭目向天。

“中堂,我北洋水师,我丁汝昌,已经对得起你了!”

公元一八九四年八月三日,北洋水师主力十四舰拔锚自威海启航。比历史上不同的就是,他们这次出击早了一个月又十三天。而且不仅仅是掩护运兵船队只到中朝边境的鸭绿江口,而是直抵大同江。

~~~~~~~~~~~~~~~~~~~~~~~~~~~~~~~~~~~~~~~~~~~

公元一八九四年八月四日,汉城。

枪炮声已经笼罩了整个汉城,四周都是浓黑的烟柱升起,响彻周围的是日军凄厉的喊杀声,随风阵阵卷来。

城南官岳山,三圣山,牛眠山全部陷落。日军两个支队合流,在山县有朋大将的指挥下,以野战炮轰击,以步兵冲击,左宝贵部毅军已经竭力抵抗,等待城外围所谓依城野战的盛军主力来增援。

但是依城死战四天,几处城墙塌陷,几处作为防守重点屯兵要地的城门楼都给打成了火山爆发一般,但是盛军仍然踪影不见。

战前左宝贵已经散尽家财犒赏士卒,独子者可以离队。全军几乎无人离队,愿意追随左宝贵死战。他们的确已经尽了自己最大努力抵抗,但是在战术上,在训练上,在体系上的全面劣势让他们还是失败了。

日军已经疯狂的冲入了城内,守军还在依靠城内北岳山,仁旺山,鞍山等几处高地在做最后的抵抗,为他们主帅赢得撤退的时间。这个倒也不是左宝贵所部毅军真的耐战到了这个地步,淮军营制就是兵为将有。左宝贵作为毅军此部总统如果还在,战后的抚恤,家人的赡养,向朝廷讨要的封典追赠,才有了着落。左宝贵若死,他们的全部苦战,就是白费了,其他人不会为不属于自己的营头费太多心思的。

不论如何,对于一支封建军队,而且是在藩国作战,他们已经无可指摘,无可挑剔!

左宝贵呆呆的坐在自己的衙署当中,满身硝烟,浑身血迹,还握着一柄腰刀。他在前线督战几日,不眠不休,直到负伤,才被亲兵抢了下来。包扎之后就想让他少歇一下,他却怎么也躺不下来。脑海里面就转着一个念头。

自己已经出了死力,官兵们也超水平的在苦斗,为什么就是敌不过日本人?这样的苦战还不能获胜,还不能保住汉城。他和聂士成这两部最敢战的精锐去后,整个淮军,就算不逃跑,还能取胜么?汉城一失,日军就将更加骄狂,而淮军却会更加落胆!

日本军队,到底是怎么变强的?日本这个国家,到底是怎么样才变得这样强大,敢于狠狠咬远远大过他们的清国一口的?

说是叶志超误国?说是中堂调遣不力?如果不是这些,那还是什么?

喊杀声,枪炮声一阵阵的传来,硝烟已经弥漫四处,民房已经到处着火,到处都是哭喊的声音。一旦到了巷战的地步,那么百姓的死亡就是最惨烈的。

左宝贵还想不明白,已经有几个亲兵冲了进来,一把就架住他。亲兵队长大喊道:“军门,北面的道路还通,城门还在我们手里,弟兄们快顶不住了!军门,必须马上走!死去的弟兄,还指望着军门呢!”

左宝贵一下被他们惊醒,猛的一挥膀子,架着他的亲兵踉踉跄跄退开:“软蛋!”

骂完之后,再仔细的看了一眼,他这些亲兵也是满身浴血,都是跟着他在一线滚打,这些最亲信的子弟,现在也剩下不太多了。每个人都给硝烟熏得漆黑,瞪着血红的眼睛求肯的看着他。

“军门,弟兄们不能白死啊!他们还有老人要送终,还有遗孤要抚养,这都全指望着军门!”

左宝贵长出一口大气,一挥手:“点齐亲兵,还有一桩大事要办!办完了,我们走!”

这大事是叶志超交给他的,李鸿章的严令,不管汉城局势如何,朝鲜王室必须掌握住,不管和战,这块招牌要保着。叶志超带队出发时,也和朝鲜交涉,要带王室走,但是朴泳孝言辞敷衍,推说收拾东西就要几天。叶志超逃命要紧,也顾不得了,干脆把这个担子丢给了左宝贵,千拜托万拜托的。左宝贵都决心死守汉城了,这个时候也无所谓计较这个东西,担子已经够重,不在乎多扛一点,无非办不到就是一个死而已。

底下亲兵匆匆点好,本来一队小二百人,现在不过还剩下四五十个。左宝贵瞧着就是一阵辛酸,不再多说,手一挥就带着他们直奔景福宫而去。

街头巷尾,子弹嗖嗖的从空中掠过,朝鲜百姓没头苍蝇一样在四下乱窜。有的房子起火了,还有人在救火,拿着木桶打水浇上去就是一点烟,火势还越来越大,哭声震天。到处都有死人死马,在路口横七竖八的躺着,也没人多看一眼。整个汉城今年是多灾多难,一次劫难胜过一次!

几十名满身硝烟的亲兵拱卫着左宝贵急急穿行,百姓看着这些全副武装的淮军也跌跌撞撞的闪开,不多时一群人就到了景福宫门口,迎接他们的却是一排白衣青笠的王宫卫队!

每个人都手中持枪,趴在墙头门口,如临大敌的等候。景福宫卫队淮军来后也刻意控制规模,不过百人的样子,现在看来几乎都拉出来了。一个带队的侍卫官儿扯着变调的嗓门儿用华语喊着:“来人止步!奉朴大臣之令,任何人不得进入景福宫!”

左宝贵心里一沉,大声道:“我是大清总兵左宝贵!要奉王驾出巡,谁敢阻拦!”

对面没有搭话,哗啦啦就是一阵枪栓拉动,几个亲兵顿时拖着左宝贵就隐蔽在一处柱子后面。左宝贵大声的还在喊:“要朴大人出来搭话!”

对面仍然没有声音,估计也紧张得要爆炸了。事到此时,左宝贵也只有不管不顾,大声下令:“快去,看四处还能抽多少人出来!都到景福宫来!其他人,准备打开宫门!有人阻挡,就格杀勿论!”

他的吼声极大,底下亲兵暴诺一声,哗啦啦的也开始拉枪栓,几个人爬起来就跑出去传令。对面卫兵一阵骚动,一下子就有人喊:“左军门,不要误会!我们也是为了确保王宫安全!请您下了枪,不要惊扰大王,我们迎接您进宫!”

“下枪?滚你妈的蛋!给你们一刻时间,不然老子就打进去!”左宝贵大声吼了回去,打日本人咱们吃力,收拾这些朝鲜卫队还不跟玩儿似的!

亲兵们把枪都伸了出去,就在一触即发的时候,就听见一声大吼:“住手!把枪都丢了!”

对面顿时响起一片丢枪的声音,亲兵们探头看过去,就看见宫墙上,大门口那些躲着藏着的卫队士兵,都稀里哗啦的将枪丢了出来,拍着巴掌走出来,宫门口所在,正是李王在前,朴泳孝在后,刚才喝令卫队丢枪的,正是朴泳孝!

四十二岁的朝鲜高宗李王,畏畏缩缩的站在门口,圆脸上一副尴尬的神气。一听到炮声响,就下意识的一缩头,看着左宝贵走出来,就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朴泳孝藏在他的身后,低头袖手,看不清楚面目。

左宝贵远远一揖行礼,这个时候已经论不上什么礼节了:“大王,倭人进逼,咱们必须马上就走!大清会为大王主持公道!事态紧急,只接大王和闵妃殿下…………大王,大清和朝鲜宗藩二百多年,绝不会弃朝鲜不顾的,而日人是狼子野心啊!”

李王只是苦笑,回头看了一眼朴泳孝,一步不朝外面迈。朴泳孝上前一步,陪笑道:“大王已经打点好了,只是闵妃殿下生病不肯移驾,我们做臣子也焦急啊!左军门,你是上国大臣,也知道兵事紧急,就和大王一起劝劝闵妃殿下吧…………事态如此紧急,走也得走,不走咱们也得走啊!”

外面枪声一阵紧似一阵,左宝贵再也顾不得多想了。卫队就这么点人,枪全部丢了,一座小山似的,李王又亲身在这里,朝鲜人有什么阴谋,还顺便伤了李王不成?当即就手一招,带着亲兵就迎上前去,一直走到宫门口李王面前都没有什么异动。当即又行了一礼:“大王,咱们马上去请闵妃殿下移驾!”

李王苦笑着,又看了朴泳孝一眼。朴泳孝苦笑道:“这么多人进去,闵妃殿下病中,还是不要惊扰了,军门带十个亲兵吧,大王在侧,还能有什么变故不成?日人已经近了,请军门快点去请殿下移驾吧!”

左宝贵四下看了一眼,不再多说,手一挥就带着十个亲兵走进大门,朴泳孝搀扶着李王走在前面,进了宫门,过了二重桥广场,再进内宫之门。一进去,就看见几十个白衣青笠的人,举着日本造的步枪对着左宝贵和十个亲兵!

朴泳孝早就一拉李王连滚带爬的向前跑,左宝贵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枪响!几个亲兵抢在左宝贵面前软倒,左宝贵也不躲闪,伸手从靴统里面就摸出一把六轮手枪!

蓬蓬蓬几声,朴泳孝正在朝地上扑,身子一震,直直的就栽倒在地上,血从他身下缓缓流出,这个地方,正是他当初和日本人一起干掉金玉均的地方!李王胳膊也被子弹擦伤,滚在一旁就大哭了出来:“我一家都被朴大人掌握了啊…………我也丢不下汉城子民啊………大清只要能打回来,我还是大清的藩臣哪…………”

可惜左宝贵已经听不见了,第二排子弹,十几发都命中了这位五十七岁的老将军。他举着打空的手枪,缓缓向北看去,仿佛没感觉到身上中弹一样。

远望云天,那里就是故土的山川河海…………是自己战殁后魂魄最终回归的地方!

“中堂,大清,祖宗…………我左宝贵对得起你们了!”

公元一八九四年九四年八月四日,左宝贵殉国。

汉城陷落。

一片血火中,只有汉江水还在滚滚奔流!

~~~~~~~~~~~~~~~~~~~~~~~~~~~~~~~~~~~~~~~~~~~~~~~~~~

这一章超长,是补昨天的。还是欠七章没有更新。

杨白劳奥斯卡敬上各位读者大人………………

PS:推荐赤虎大神新书《宋时明月》,不错看的架空历史。奥斯卡本来一直在构思一本宋朝架空历史小说,看了这本,有很多宋朝的细节觉得很有意思。欢迎大家也去看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篡清请大家收藏:(www.dearzw.com)篡清第二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篡清最新章节 - 篡清全文阅读 - 篡清txt下载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第二中文网

猜你喜欢: 抗战胡匪赵公子我的帝国长宁帝军官居一品时光之心九龙夺嫡满唐春附身吕布名门帝国吃相回到明朝做千户锦衣当国逍遥小书生唐朝好男人凌云志异明朝小仵作万历驾到位面三国争霸武唐攻略代鼎重生于康熙末年七品封疆主宰江山朱门风流汉乡
完本推荐: 冠军教父全文阅读续世枭雄全文阅读锦衣当国全文阅读剑动山河全文阅读吻上瘾:少帅,夫人要离婚全文阅读温暖的弦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神宠进化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都市鬼差全文阅读神煌全文阅读大唐风华路全文阅读无限生死簿全文阅读我的女友是丧尸全文阅读国色芳华全文阅读上品寒士全文阅读纨绔才子全文阅读智能工业帝国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妙偶天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快穿撩人:病娇男神,狠凶萌!热血边军一小兵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进击的农妇仙武帝尊嫁偶天成修仙归来的神农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温柔攻陷余生有你,甜又暖我本港岛电影人龙脉符文师天神诀我的贴身校花小农民大明星全知全能者逍遥派重生之修罗归来承包大明重生之我要上头条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重生世子爷伊塔之柱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大夏纪大医凌然快穿之历劫小妖精少年大将军诸天游戏的幕后BOSS

篡清最新章节手机版 - 篡清全文阅读手机版 - 篡清txt下载手机版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第二中文网移动版 - 第二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