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二中文网 >> 篡清 >> 第156章 不一样的甲午 雷动

第156章 不一样的甲午 雷动

公元一八九四年六月二十八日,也是光绪二十年五月下旬。

连续多少天都没有下雨,今年的春天,这春雨也下得不足。朝鲜农夫们看着天色都是愁眉苦脸。本来汉城左近,就满是大清的兵在横冲直撞,去年大王的宫殿据说还交兵见仗,汉城的人逃了一大半下乡!日子本来就艰难,兵火交加的,还架得住老天爷不赏脸,从饭碗里面望外夺食?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朝鲜这么一个多山又穷的地方,上国大清老爷,海对面的小日本,怎么就是有这么大的兴趣呢?

天久不下雨,汉城也干燥得像个晒干的谷草堆似的。空气里面扬起的灰尘都是干巴巴的,塞人喉咙。眼看得已经快到了后半夜,这天气里莫名的燥热还没消退,气压也越来越低。街上冷冷清清的,淮军进驻,这宵禁就一直没有解除。打更的朝鲜和淮军更夫幽灵一般的在汉城大街小巷出没,只有几个路口的扎卡的拨堆驻军房里面,还透出一点灯火,里面传出来的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小调儿。

“说起个张老三啊,两口子抽大烟啊…………”

“粗,粗!粗你妈个蛋!老子今儿撞了黒煞神?手剁了也不冤!”

“汉城去年死的人多,想转运,去烧一陌顺溜纸,再他妈的滚过来吧!”

“口袋朝天,烧他奶奶的纸,三个月只发了一个月饷钱,鞋子都买不起了,还烧纸……烧给我自己?”

“明儿瞒着哨官,这小舅子是他妈的营官戈什哈出身!咱们下乡转转,找点外饷……”

议论的声音,有一声没一声的,在汉城寂静的夜空里面飘荡。

在城市的东北角落,一条街道却被木头栅栏架子分成了两截儿。淮军更夫,绝不朝那边晃,木笼的里头,也安安静静的没有声音。

这里面,就是日本公使馆和日本侨民聚居区,汉城宫变之后,日本在朝侨民,多在这里集中。连用水食米食菜,都是朝鲜置办,在淮军的护送下送过去。这些日本侨民,除了绝不可少的急务要务之外,绝不出这个木笼一步。两万五六千淮军大爷密密麻麻的分布在汉城和汉城左近各道。这些淮军大爷对东洋小日本可没有对西洋白鬼子那么敬畏。谁愿意单身出去自己也自己找不自在?

这些日本人,干脆将自己关了站笼来着。

本来在木头栅栏架子开口处,有一伍日本公使卫队在驻守。这夜他们还是如往常一样,架着村田式步枪,缓缓游动在附近。不过今夜领头的却不是他们的军曹了,而是一名神色紧张的少尉军官。这少尉不住的吞着吐沫,手也始终按在腰间的柯尔特左轮手枪皮套上面,汗珠一阵阵的从军帽上面滚下来。每过几个分钟,他就拿出挂表看一眼时间。

眼看得指针到了指定的时间刻度。就听见军靴的轻轻响声,十几个人影从黑暗当中转了出来。当先的军官脸色在灯火下阴沉而冷淡,正是这次秘密赶赴驻日公使馆的师岗正臣少佐!

带队少尉啪的立正向他行礼,师岗却脸色铁青的看着他:“动作轻一点,蠢货!”

少尉涨红了脸:“阁下,开始行动了么?”

师岗并没有说话,只是一挥手。在黑暗中,四五队精心挑选出来,最为服从命令的日本士兵,都一个个僵硬的行动起来,他们手里都提着洋油筒,小心的将洋油洒在了屋脚房顶。一些淮军号衣器物,皮带鞋子,也四下乱扔了一些。

在经过一间房子的时候,也许是房主惊觉了什么声响,点着蜡烛推开拉门,睡眼惺忪的走了出来。还没等到他发声,两只手已经按住了他的嘴巴,一把刺刀握在他纳税供养的军人身上,猛的从肋骨之间刺进了心脏!

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各队士兵已经完成任务返回待命,一直守在木栅栏口观望淮军动静的师岗少佐才回过头来。并不繁重的体力活动,却让每个参与行动的士兵都气喘吁吁,汗如雨下。一个士兵军服上还满是血迹,一手握着刺刀,一手还举着那支蜡烛!士兵呆呆的喘着粗气,似乎浑然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出。

藏在师岗背后的杉村公使,脸上肌肉猛的一抽。合十向黑暗中安安静静的拥挤民居深深鞠了一躬。

师岗轻轻接过蜡烛,火头摇曳,忽大忽小。

“诸君,明治时代的英灵,有你们的席位…………鄙人必然将在这次国运之战当中,追随你们而去,到时候,再向各位道歉吧。”

远处天际突然一亮,就在这万里无云的朝鲜初夏的夜里,平空响起了一声闪电惊雷!

天人交感,似乎也感觉到了从此而开始的,将在未来的日子里面席卷东亚的血雨腥风!

~~~~~~~~~~~~~~~~~~~~~~~~~~~~~~~~~~~~~~~~~~~~

“听!什么声音?”

拨堆卡房里面正在聚赌的淮军士兵,就听见噼噼啪啪的火苗爆裂的声音,烟气儿也远远飘来。随着烟气而来的,还有隐隐约约的哭喊声音,转眼之间,这哭喊声音就越来越高,混成一团!

“不要是哪边走水了吧?要是咱们营的防区出事儿,我替大家算算,一个八十军棍,大伙儿都让屁股打个牙祭!”一个管棚的外委小头目骂骂咧咧的披起军装,大步的就朝卡房外面儿走,身后聚赌的弟兄也嗡的一声跟上。

一出门外那外委军官就是跳脚:“他妈的,是小日本儿的公使区,紧靠着咱们拨堆的地盘儿!这帮小日本儿,怎么让自个儿就烧了起来?”

所有淮军士兵都张大了嘴呆呆的看着,看着火苗同时从几个地方窜起,直上半空。火光里面人影憧憧,隔绝街道的木头栅栏内外,都是人在疯跑。哭叫呼喊的声音响作一团。朝鲜百姓的民居里面也是人往外跑,个个衣衫不整,在街道上面乱撞。火星子四下乱溅,到了茅草屋顶上就是一个小火头。男人女人,都哭着叫着赶紧拍打。有的大姑娘上半身光着,火光下白生生的两团!

那外委军官还在发愣,底下几个老兵已经吼了起来:“大人,咱们快去抢火啊!几个大帅的亲兵队过来,就啥也捞不着啦!”

这下那外委军官也反应了过来,大声下令,一帮人乱哄哄的拥回卡房。向这种城市里面守夜警戒的拨堆,卡房里面都有防火的工具,本来就属于旧式城市消防的一部分。一帮人拿着挠钩,扑火棍,水桶水龙就直冲了出去,周围拨堆,不少弟兄也是有志一同。

抢火就是要拉倒房子,清出防火隔离带,乱哄哄的穿门入户,什么玩意儿都可以顺手牵羊。大清防火条例,趁火打劫那是要就地正法的。等几个大帅的亲兵过来,火场一警戒行军法,那毛也捞不着了。还不趁着这个最早抢火的机会来一票?救火的功劳也有,实惠也有,谁还落后,谁是傻子。

一帮人才逼近木栅栏左近的火场,正摩拳擦掌的准备动手。啪啪的一阵子弹就打了过来,街上乱撞的人群,不分军民,顿时就打倒了一片。

火场里面还传出了各种语言的喊叫声音:“清兵纵火!清兵纵火!攻击外交使馆!”有华语,有朝鲜语,当然还少不了日语!

火场本来就混乱,还架得住再响枪?身陷狂乱漩涡当中的那些朝鲜百姓已经昏了头脑,不知道该逃向哪里,朝鲜还有这个汉城到底造了什么孽,就是没有安生的时候儿?

带队的外委小军官刚才冲在前面,胳膊上挨了一记洋火,趴在地上正哭爹喊娘。几个士兵拖他下来:“大人,小鬼子朝咱们动手,怎么办?”

那小军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咱们多咱时候怕过小鬼子?拖洋枪上来,打他奶奶的,老子还要为自己胳膊报仇!他妈的是小鬼子先动的手!”

黑夜火光当中,不一会儿就响起了两边步枪的对射!子弹嗖嗖的到处乱飞,乱跑的百姓一群群的倒下,火苗越冲越高,几乎将整个汉城照亮!

~~~~~~~~~~~~~~~~~~~~~~~~~~~~~~~~~~~~~~~~~~

枪声响了一阵,那些趴在地上的淮军正骂骂咧咧打得过瘾。反正隔着火堆,双方都没准头,也没人发起冲锋,就是对射。就听见背后蹄声如雷,大群大群的人涌了过来。先是马玉昆,然后另一头出现的是聂士成,到了最后,连叶志超都过来了!

几位提督军门,都是衣衫不整,有的骑在马上靴子都少穿了一只。辫发蓬松的在马上大喊大叫停火,可是这么混乱的场景,谁听他们的?这个时候风大了起来,火头一卷,在前面的淮军站不住脚,纷纷给逼了下来。对面的射击也松了下来,大概也开始忙着救火。还传来房倒屋塌的声音,那是也在清理隔火带。

几个军门狼狈的凑在一起,亲兵们簇拥保护。在马上对望一眼,都是脸色铁青。公使馆被火焚,还有枪击事件发生。这个时候也不用扯谁先动手了。反正是一本烂账!淮军单单在汉城恐怕就有过万人,日本公使馆卫队加上侨民不过才两千多,屎盆子轻轻松松就能扣在自己头上。

太后万寿,正在力求河宴海清,连徐一凡都暂时撂开手了。架得住朝鲜突然出这种大乱子?

叶志超翻身下马,看着一队淮军正乱哄哄的退下来,看服色,正是他军门老大人的盛军。当时就暴喝一声:“捆起来!为头的砍了!趁火抢劫,擅自开枪起衅,就是他的罪名!”

身后亲兵一涌而上,七横八竖的就捆倒几个。聂士成一拉叶志超的手:“叶军门,还是要先救火啊!咱们要救,日本的也要救,这罪名咱们担当不起!”

叶志超这才反应过来,再顾不上下令砍人,大声命令亲兵开始救火。几百人乱哄哄的和朝鲜百姓,又扑又打又拆房子。几个提督在那里对着转圈子,都是愁眉苦脸。聂士成更是神色深沉,眉头紧锁,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转了一会儿,叶志超突然想到,日本公使馆那里也不能不管啊!要是能搭上话儿,帮他们救火。礼物好话送上去,说不定也能掩盖一二。等老佛爷万寿完了,谁不调离这个短命朝鲜,谁是丫头养的!什么南路会剿钦差大臣,不稀罕!

火虽然扑小了一点,可是叶志超也不敢逼到前面,再来一枪,子弹可不分官衔儿!他指挥亲兵架起了台子,拿着洋铁皮喇叭,让几个大嗓门儿亲兵一块儿喊:“大清钦差叶军门在此!半夜失火,叶军门担心杉村公使阁下,请不要误会,我们也是来帮助救火!”

喊了一阵,嗓子的血都喊出来了,对面除了哭喊的声音,火头噼啪的声音,一点回应都没有。叶志超在底下呆呆的等着,发火道:“都他妈的给我滚下来!找几个会说东洋话的上去喊!”

几个亲兵正听命滚下,对面火场当中却响起了回答的声音,却是华语:“淮军纵火,枪击大日本帝国外交公使馆,违反万国公法,帝国唯有进行严正交涉!杉村公使至意叶大人,私谊可感,公义不可废!公使馆属于大日本帝国领土,任何外人不得侵犯!”

马玉昆在叶志超背后低声发急:“再烧死几个日本人,那就真的有好瞧的啦…………大人,您瞧是不是请朴执政过来,他是议政大臣,和日本人也有往来,居中说几句好话?”

叶志超跺足应是,挥手又让那几个亲兵滚上去,先稳住那头,一片派人飞骑去请朴泳孝。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火头已经渐渐控制了的时候,朴泳孝的车驾才赶了过来。这位阴差阳错才坐了朝鲜议政大臣位置,虽然各方面势力都瞧不起他,偏偏他地位就是稳如泰山,也被公认为真小人的人物。叶志超平日对他都是颐指气使,今儿却跟见了亲兄弟似的。上前就要扶他下马:“朴大人,我们宗藩一体,这次事件突然,最好就地解决了!你和杉村公使说得上话,又是地主,还是麻烦通融一下,现在还是先救火要紧啊!日本人有什么损失,咱们都好商量,绝不让他们吃亏如何?”

今儿的朴泳孝神色却没有了往日的殷勤,虽然还是微笑领命。但是这棒子大臣的单眼皮小眼里面也不知道一种什么样的光芒在背后闪动,脑子里面的局势变化的算盘,估计正打得噼里啪啦直响。

看着朴泳孝隔着火头在和日本公使杉村对话,杉村那里却是绝不让步。叶志超和马玉昆巴巴的在下面看着。

聂士成离得远远儿的,只是冷眼瞧着这一切。马蹄声响,却是左宝贵赶了过来。淮军在朝鲜四大镇将。叶志超领盛军是主力,马玉昆领四营毅军完全依附于盛军体系,基本上和叶志超穿一条裤子。而奉军马步前后加起来已经有十三个营了,说是左宝贵总统,聂士成分统,其实两人资历一样,各领各营互不统属,算是两镇。虽然同属淮军,但是左宝贵和聂士成算是被叶志超暗中排挤的。左宝贵统着自己亲兵营,连汉城都没住进来,隔得最远。看到火起,听到枪声,这个时候才带着亲兵赶过来。

看到叶志超在那里,正准备赶过去询问,却被聂士成从旁边一把拦住。左宝贵疑惑的下马:“功亭,出什么事儿了?”

聂士成苦笑:“冠廷老兄,别凑这个热闹了。咱们淮军精锐悬军朝鲜已久,日本人等不得了,今天这就是借口,他们自己生造出来一个!真下得了手啊,两千多侨民一把火……不知道烧死了多少!这位叶军门,咱们是指望不上了,回去点兵备将,请粮请军火请饷,准备打仗吧!”

左宝贵一怔,在朝鲜这两人还算说得上话。也都是素有勇名的战将,对当前局势,两人也私下探讨过许多次。那次聂士成犯颜给李鸿章上的折子,也有不少左宝贵的意见。不过聂士成憨直,署上自己的衔名就单送上去了。

这个时候儿看着这混乱景象,看着这汉城短短一年第二次备火,看着这沉沉黑夜熊熊烈焰,满地的尸首,大队大队的淮军,左宝贵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有得打么?”

“尽人事听天命吧!看中堂如何指挥了…………可是我信不过杨士骧这小诸葛!水师在,也许还能平分秋色,如果水师不在,朝鲜甚至本土的安危,就要看…………”

说罢聂士成沉沉一叹,也不理犹自在那里急得跳脚的叶志超和马玉昆,翻身上马,带着戈什哈就要离开。

左宝贵呆呆的看:“……看什么?”

“就看北面那位细看涛生云灭的家伙,是不是当真有扶危定难的本事!冠廷,运气好的话,咱们朝廷的忠烈牌位上面见!”

~~~~~~~~~~~~~~~~~~~~~~~~~~~~~~~~~~~~~~~~~~~

轰隆一声,在北朝鲜大同江畔,响起一声旱雷。

徐一凡猛的从自己行军床上翻身坐起。

这些日子指挥疏散动员,实在是倦得很了。本来还半靠在签押房内的行军床上,看着一份份袁世凯转送来的情报,不知不觉的就歪了过去。

小睡当中,却全是支离破碎的梦境。仿佛又回到了穿越之处,在草原上面跋涉。惊雷闪电在他头顶不住炸响,还有那个穿越的时候,自己隐约听到的声音:“我给你这个机会!”

“妖梦入怀啊…………”

徐一凡披衣而起,走出签押房。溥仰一直守在签押房门口,全副武装双披挂,看着徐一凡出门散步,忙不迭的带着几个戈什哈跟上。

今晚月亮很大很圆,从徐一凡公署向外看去,不远处就是大同江畔他们新建的码头。一条条内河木船火轮,这么晚了,还汇集于码头之上。一队队的人,背着统一式样的包裹背囊,神色惶惶的等着上船。每个人大概都知道自己的去向。或者去上海天津广州的租界,那里已经租定了房子,可以继续他们的学业。或者去绥远关外安置,有大盛魁照顾,可以勘察一下矿产,探讨在那些地方建立工厂矿山的可能性。或者还会去南洋,在那里有南洋李家照顾,可以学习商业运作,可以进南洋李家投资开办的新工厂!

他们当初被徐一凡从各个地方连哄带骗的挖过来,到了朝鲜这么一个贫瘠的地方。和禁卫军一同经历了那么多波折,学到了那么多东西,正被詹天佑詹大人詹老师的工业化救国理想忽悠得浑身热血沸腾,准备甩开膀子大干的时候儿,现在又要告别朝鲜,重新安置了。

人群当中有人低声呜咽了起来,那是想起了有好友在朝鲜暴乱当中牺牲的事儿。不少学徒技师,在考察,在建设,在勘探的时候,撞上了那次东学党暴动。搞建设也有牺牲!

再瞧瞧他们的宿舍学堂,不少都是这些学生在大冬天的干打垒建起来的。现在就要离开了,前路茫茫,不知道再会何日。世界才为他们打开了一扇窗,难道还要再回到那个死气沉沉的黑屋子里面去?

不知道谁低低喊起:“不走!不走!有谁敢动咱们,拿枪跟他们干了!”

人群当中骚动起来,这些日子一直在码头指挥疏散的詹天佑忙走了过来。他眼窝深深的,眼睛里面全是血丝,胡子老深。每送走一批学生,每疏散一批设备,詹天佑都要大哭一场!这些全是工业化建设的种子啊!虽然是疏散安置,但是徐一凡地位风雨飘摇,日本入侵又是迫在眉睫。没了徐一凡,还能不能再见到这些学生?

看着学生们愤愤的神情,就是不肯上船的模样儿,詹天佑嘴唇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正相对无言的时候,队伍后面又响起了轻微的骚动,低低的声音响起:“徐大人来了,徐大人来了!”

人群分开,就见徐一凡穿着军服,在几个戈什哈的跟随下缓缓而来。他那个样子,也比詹天佑精神不到哪里去。

走到码头栈桥前面,看着栈桥边上停着的一溜木船,两条小火轮早就生火完毕,准备拖带,到了出海口驳到大船上面去。可就是没有一个学生技师上船。

“达仁,怎么不动了?”

詹天佑还没有回答,一个学生已经喊了起来:“大人!咱们不走!没有你,我们学不到这么多东西,了解不到现在世界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不是说有可能打仗么?我们就留在这里,给咱们发枪,我们和禁卫军一起干!离开朝鲜,谁知道还能不能回来,谁知道还能不能见到詹老师,见到徐大人!”

“不疏散,不安置!要死死在一起!这么多风浪都过来了。事到临头,却还把我们当外人!”

“说什么也不走!”

徐一凡脸色铁青,大步走到了栈桥一堆货物上面,站在高处,目光四下扫着。

“谁说回不来?谁说再也见不到我了?”

“你们在这里学本事,是准备干嘛的?是准备回去建设我们祖宗神灵所在之地,尧之土,舜之壤,禹之封!不是要你们死赖在朝鲜,真当这里是世外桃源了?既然睁眼看到了世界,就知道回去咱们该做什么…………你们是我徐一凡的建设种子!

我和禁卫军的弟兄们,干的就是为你们挡风遮雨,打平一切试图入侵破坏我们华夏故土的外敌。我们就是你们的盾牌,你们的长城!现在,我命令,立正!上船!等我厮杀完毕,一声令下,你们再聚到我的旗帜下面!

等着我!”

月色下,波涛畔。几百学生默默无言立正,倒是又象另外一支禁卫军。不待人指挥,默默的按照顺序上船。汽笛一声呜咽,两条小火轮带着这批学生暂时天涯海角。

江边明月,正照着叉腿而立,目送他们远去的徐一凡。

~~~~~~~~~~~~~~~~~~~~~~~~~~~~~~~~~~~~~~~~~~~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一凡才跳了下来。站直身子表演王霸之气也是很累的啊…………正准备回去,却看见詹天佑走过来,默不作声的就是深深一揖。徐一凡一怔:“达仁,你怎么了?”

詹天佑神色有些激动,却不知道如何表达,被徐一凡搀起来,半天才挤出来一句:“大人,我詹天佑真的心服了…………您是真的想建设这么一个国家!其他的不多说了,我詹天佑再三心二意,再瞻前顾后,不得好死!”

看着这呆书生赌咒发誓,徐一凡有点想笑,又有点感动,最后还是拍拍他肩膀:“你也别累着了,前面风涛还多呢…………”安慰的话儿还没说完,就听见背后有人低低道:“大人,大人!”

转头一看,却是袁世凯。他神色微微有点紧张,却尽力控制住了。

这小子什么时候儿到的?怎么没听见动静?

仿佛听出了徐一凡心声似的,袁世凯低声道:“大人在对学生们训话的时候儿,下官就到了…………大人风采,下官五体投地…………汉城传来了紧急消息……”

“怎么了?”

“日本人动手了。”

~~~~~~~~~~~~~~~~~~~~~~~~~~~~~~~~~~~~~~~~~~~

公元一八九四年六月二十八日夜,汉城日本公使馆焚烧枪击事件爆发,日本侨民外交人员死伤逾九百余人,淮军伤亡逾四十人。除公使馆部分建筑之外,其他地方,一火而空。

朝鲜局势,顿时急转直下!

~~~~~~~~~~~~~~~~~~~~~~~~~~~~~~~~~~~~~~~~~~~~~~~~

就一更,抱歉抱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篡清请大家收藏:(www.dearzw.com)篡清第二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篡清最新章节 - 篡清全文阅读 - 篡清txt下载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第二中文网

猜你喜欢: 权柄大文豪夜天子承包大明位面三国争霸满唐春重生于康熙末年猛卒辽东钉子户唐朝小官人我的明末生涯原始大厨王超级军霸代鼎热血边军一小兵猎日雷神山沟皇帝大唐远征军刑徒时光之心乘龙佳婿大魏宫廷大唐将军烈曹贼唐朝好男人正德大帝
完本推荐: 万界圣师全文阅读邪医毒妃全文阅读金钢进化全文阅读欢天喜帝全文阅读超级医生全文阅读寻宝美利坚全文阅读道统传承系统全文阅读神煌全文阅读二次元黄毛系统全文阅读篡唐全文阅读皇道全文阅读百鬼禁忌全文阅读仙府之缘全文阅读侯门毒妃全文阅读宠妻荣华全文阅读冠军教父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逍遥小镇长全文阅读重生之温婉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之绝世帝君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抗战之铁血山河宋先生你又装病重生无冕之王重生之绝世废少初恋的潜伏秘方战天龙帝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纵天神帝太古至尊冷宫娘娘有喜啦修真四万年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龙神至尊重生大富翁诡秘之主神魔之玥上为尊最强终极兵王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拜见大魔王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仙宫我的微信连三界从1983开始都市少年医生重生之苍莽人生一笔东来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篡清最新章节手机版 - 篡清全文阅读手机版 - 篡清txt下载手机版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第二中文网移动版 - 第二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