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二中文网 >> 篡清 >> 第152章 不一样的甲午 过年(下)

第152章 不一样的甲午 过年(下)

咯噔咯噔,门前响起了士兵换岗的脚步声音。军靴的铁掌,几乎要将青石板路敲击出火星来。矮小精悍的士兵互相敬礼,缴枪,就位,然后再敬礼离开。

伊藤博文从公文当中抬起头来,揉揉眼睛。换哨的声音提醒他,已经又是四个小时过去了。

今年,他正五十三岁,正是一个作为政治家的男子。阅历,经验,精力,人脉,智慧结合得最好的时候——论起东亚的传统老人政治,他其实略微有些年轻。但现在不正是一个变革的时代么?

他从霞关这座建筑精巧的首相官邸的书房当中站起来,书房和外面一个小回廊连着,听到首相的脚步声,一直跪在回廊门口的下女,先一步将日式拉门打开。首相不休息,她们也只有一直守着。伊藤看也不看他,迎着东京干冷的天气,重重的做了几个扩胸运动。

夜色当中,东京灯火闪动,还远远不是后世那个不夜的城市。只是在江户旧街那边的红灯区,还有点热闹的景象。

这是他的日本,他的东京。二十来年,苦心经营的结果…………在日本,作为他个人,已经走到了巅峰,进无可进,但是这个帝国呢?却小得不能承受他的雄心似的。

他是最贫穷的家庭出身,被一个下层武士认做养子。这样的出身,谁能想到他走到这一步?

年少时候在松下塾的学习,和井上馨一起秘密的赴英国学习。倒幕,做外交,起草明治宪法…………明治时代那么多豪杰,最后还是让他站到了巅峰!就连山县那个心机深沉,军权在握的家伙,都对他俯首贴耳。整个日本,基本都按照他的意志在转动。

可惜,日本太小,太孱弱,没有别的血肉的滋养,怎么也不可能壮大起来,直到能和他伊藤博文的才能与野心匹配!

门外脚步声轻轻响起,伊藤淡淡的再看了夜色下的东京一眼,转头回了书房。就看见秘书小心翼翼的推门进来,低声说了句什么。伊藤回到书桌后坐下,示意他将客人引进来。

那客人到了门口,一瞧是日本式的房间,只是放了一个西洋书桌,小心的将鞋子脱了下来,规规矩矩的进来,站在当间,恭恭敬敬的向伊藤行了一个礼。

伊藤翻着一份报告,也没有回礼,摆手示意他在一张西洋式椅子上坐下:“头山君,关于朝鲜局势的报告,玄洋社这次是真的花了功夫了…………会不会提交给我的,和提交给山县君的,是内容不同的两份呢?”

深夜而到总理官邸的,正是玄洋社的特务头子头山满。他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了徐一凡见他时候挥洒从容,镇定大度的样子。一下又跳了起来,满头大汗:“阁下,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鄙人向您担保!”

“担保?担保下来,就是川上君和你,在山县的默许下,在汉城进行的那种无脑的事情么?”

伊藤声音也不高,头山满只是低头,一声也不敢辩解。伊藤站起来踱了几步,回头冷淡的交代:“最近,不管是陆军,还是你们玄洋社,报国团…………不得在朝鲜妄生一点事端!所有对清交涉事宜,都是由我主持。这话,我对你说,也对山县君说。你们切切不可忘记!”

难道是要在对清作战之前,先以这样的气氛来麻痹他们?头山满暗自在心里揣测。

在日本国内,高层人士都已经心知肚明,对清一战。是再也拖不过去了。

明治以来,日本上下孜孜以求的就是富国强兵。也是睁开眼睛看到世界之后日本人的最大心愿。

为了富国,日本不惜代价,推行了殖产兴业计划。用官营再出售股份的办法,用日本人的血汗培育出一批初步成型的财阀,推动整个国家的工业化。日本人忍受着四倍于清的税收,忍受着巨大的工农业剪刀差,农民的生活堪比地狱。才让日本现在的煤炭产量达到了三百万吨,铁路里程达到了大约三千公里,钢铁产量数十万吨,纱锭39.5万件。让这些近代工业化的重要数据指标,远远超过了当时还在沉睡的中国。

可是国内的市场已经开拓得无可开拓,国内的农民也已经盘剥得无可盘剥。从1890年开始,日本的工业出口受到国际经济危机的影响,爆发了明治维新以来第一次经济危机。与之纠缠在一处的,是因为对农业投入不足的连年减产,大量外汇不得不投入购买粮食,减少了对出口品的补贴。日本这些后起但是同样贪婪的财阀们需要市场,需要原料,需要另一批可以用作盘剥的人民!

日本工业建设的成就,第一时间也体现在强兵上面。数数几个数字就知道了,1890年,军费2045万日元,占全年财政支出百分之二十八,1892年,军费支出3455万日元,占全年财政支出的百分之四十一!同时日本还要推行义务制教育,要进行工业建设,要对出口品进行补贴,要用外汇购买粮食!每一点可以挤出来的国力,都用在了准备战争上面!

日本在透支国力疯狂的扩军,购买军舰,武装士兵。与之同时的是经济危机!这样的包袱日本已经无法也无力承受,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输出危机,发动战争!

西方列强崛起的珠玉在前,日本这个后起的善于模仿的民族又怎么能够不学习呢?环顾四周,唯有所谓的满清天朝上国巨大富庶而孱弱。撕咬的对象也只有这个而已!

如果说以前的台湾事件,几年前的朝鲜壬辰事件,还有就在今天的汉城宫变,都是试水。那么明年日本是再也拖不过去了。这是一个国家整体走上强兵扩张的道路之后,必须谋求的一战!胜则国运如日中天,负则打回原型,没有中间道路可以走。这也是后起的,没有积累的小国的悲哀,他们没有那么深厚的底蕴,也没有那么大的回旋余地!

头山满站在那里,冷汗已经不怎么流了。想起他们玄洋社一代浪人的在东亚的苦心经营,想起报国社的运动想将日本国民口袋里面最后一块铜板榨出来购买国债,想起十余万常备陆军全年无休的训练,想起几大军港日以继夜的对军舰兵船的整修改造…………

在对清战事上已经再无花招可以玩,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淮军精华集结于南朝鲜汉城一带。北洋水师奔命于海上,不得修整。整个大清北部门户洞开,伊藤也不可能寻找到更好的机会,为什么还要警告他们?

战事,必然在甲午年爆发!

伊藤似乎读出了他的心思,冷冷的看着他,嘲弄般的一笑:“头山君,上层的事情,你可能还不太懂得吧。前些时候,已经对你们放纵得太过。现在我只是要你们明白,这种决定日本国运的事情,只能,也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做主!正因为事在眉睫之前,所以我才会对你们做如此的要求!这句话,你也可以转告山县君,你们可以静静的看着朝鲜那里的涛生云灭,其他的事情,我做主就可以了。”

头山满不敢再说,鞠躬就想退下。伊藤看看桌上日历,一笑道:“马上不就是清国人的新年了么?想必,那里是一片祥和的气氛吧…………头山君,你们就不要再捣乱了,让清国人再过一个盛世的春节不好么?”

~~~~~~~~~~~~~~~~~~~~~~~~~~~~~~~~~~~~~~~~~~~

“高点儿高点儿!他妈的,小兔崽子,歪啦!”

李莲英袖着手站在台阶上面,瞧着几个首领太监在指挥小太监和杂役苏拉们挂灯笼,设围障,给树木缠彩条。冬日萧瑟的颐和园内,硬是给妆点出一片富贵繁盛的气派。

本来这些活儿哪要他李太爷看着?要不是最近硬吃徐一凡那小子没吃了,还给他差点闹个没脸,太后老佛爷心气儿不好。他早就在屋子里面猫冬了,除了伺候老佛爷,哪儿也不动弹。当公公的,阳气儿不足,得好好保养才是。

不管怎么说,皇上那小子最近算是老实了,不折腾了。马上明年就是老佛爷万寿,谁要让老佛爷这次不开心,谁就等着一辈子不开心吧!什么洋务强兵由着他们闹去,别耽搁着太后悠游奉养的大事儿就成。再说了,什么洋务,什么强兵,还不是笑话?李鸿章练了那么多年的兵,还是一个北朝鲜也到不了,灰溜溜的回来。大清七喘八咳嗽的还不是这样,也没见着要亡了国了。瞧起来,居然还是那姓徐的小子有一手,练兵不错!

想起徐一凡,不过一面之缘。面目现在都觉着模模糊糊的了。最近也就这小子让太后有点儿烦,要不是忙着万寿不要出什么丢面子的事儿,收拾不死他!等着瞧吧,这小子怪可惜了的…………

李莲英在心里默默的理了一下年上的仪式,皇上问安,预祝万寿。百官问安,预祝万寿。驻京公使向太后问安,预祝万寿…………京城放烟火,八十以上老头子赏肉赏酒,万寿之年大赦天下。大清国泰民安!

就是费用有点儿咬手,看能不能从李鸿章那里挪点儿?除了太后老佛爷她老人家,还有自己这份儿呢…………

正七想八想,就看见自己侄女李大姐和秀宁格格掺着老佛爷遛弯儿回来了。慈禧脸上宫粉厚厚的,一路还在和李大姐开玩笑:“明年又是几龙取水啊?”

慈禧这是在取笑李大姐不识字,只会每年请一本黄历,数数画上有几龙取水,看看明年是不是好年份。就听见李大姐笑得跟什么似的:“回老佛爷的话儿,明年九龙取水再吉利没有了!都是托老佛爷的福分,您这么大福气,分咱们大清百姓一点儿,就全有了!”

慈禧呵呵大笑,看着另一边儿的秀宁:“这孩子也不识个字儿,怎么就这么会说话呢?”秀宁勉强一笑,最近她的神色带了几分憔悴,更显得眉翠唇淡,弱不胜衣,也不知道心里头在和什么过不去:“李家妹子这是天然的玲珑剔透,再加上常在老佛爷身边儿,那还错得了?”

慈禧这个时候说不出的慈眉善目,看着秀宁越瞧越喜欢:“那还是不如你,你才是个小人精呢。我们旗人家的姑奶奶,什么时候才出了你这么个女才子?当初你劝我缓一步对付徐一凡那小子,不要伤了我这万寿的体面,我就很听得进去…………其他那些大臣,还不知道说的什么玩意儿呢!就只会碰头,看着就烦!”

接着她就摆出长辈老奶奶的姿态了:“……秀哇,翻过年,你可是又大了一岁了。寻觅好人家没有?咱们来个干脆的,瞧上哪家小子,我给你做主!”

秀宁咬咬嘴唇,还在强笑:“我伺候老佛爷一辈子!老佛爷是现世佛,我就是给佛爷捧瓶子的小丫头…………老佛爷春秋长着呢,还要保我大清国泰民安一辈子呢!”

慈禧不满意她的话:“瞎说!你就是一个心气儿高,大清这么多子弟,就没配得上你的?”

秀宁眼波流转,心气儿高?自己心气是高,一是恨不能自己是个男人。撑住这风雨飘摇的旗人天下…………二是这浊世滔滔,究竟谁能配得上她呢?

太后老佛爷的万寿之后,就要对付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了啊…………

~~~~~~~~~~~~~~~~~~~~~~~~~~~~~~~~~~~~~~~~~~~

一样的节日,两处不同的心思。

在朝鲜,也是十二月三十的时候儿了。徐一凡宅子里面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人。这过年的规矩也多,他大不了照着做就是了。祭完神之后,花厅里面已经烧伤了地龙,暖烘烘的。几张大桌子摆了起来,四时八珍摆得满当当的,韩中平带来的北地厨子,李大雄带来的南方高手,都抖擞精神,拿出了十八般武艺,一厅席面,是花团锦簇。

在军营,在学校,今儿也是酒肉敞开供应——军人那里还是控制了一下酒的数量。大家都等着吃年夜饭呢。

一行人你谦我让的就直奔花厅而来,徐一凡,李大雄,韩中平,谭嗣同,杜麒麟,李璇李星杜鹃洛施…………甚至连南英爱南心爱姐妹,加上陈德都有个位置。

入席的鞭炮噼里啪啦炸响之后,各处同时入席。徐一凡的家宅当中一处,楚万里陪着那些德国顾问和他麾下参谋精英是一处,唐绍仪跟着文官系统是一处,詹天佑跟着他的学生技师们是一处,李云纵不用说,肯定在军营里,跟士兵军官们就座。就袁世凯不知道到哪里凑一桌子去了,反正也不大有人在乎就是了。

入席之后,大家互相瞧着,都觉着这一年过得惊心动魄的,说都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乱纷纷的先敬长辈,再灌徐一凡,乒乓乱响就是几轮酒下去。徐一凡平日不大喝酒,不是清教徒,实在是酒量一般般,怕自己喝多了撒酒疯。这下子几轮下来,脸也红了,舌头也有点大了。李大雄最先起哄:“这一年过得是爽快!事情在做,风涛险恶也在闯,咱们也都过来了!明年怎么样,还是请徐大人给咱们说说!”

谭嗣同最先附和,他上了酒桌,看来是也相当挥洒的。硬拖着徐一凡就起来,徐一凡端着酒杯看着众人,再看着眼睛亮晶晶的女孩子们。这话,到底从哪里说起呢?

是回顾南洋的炮声,还是追溯汉城的那些日子,还是说些和朝廷和北洋斗了个殚精竭虑的状况?

或者是夸称他的势力已经覆盖北朝鲜,欲其乱则乱,欲其治则治。他的禁卫军已经是装备全亚洲陆军第一,训练也是大清无人能比的强兵。他徐一凡从一个穿越落魄的白身到现在已经是身兼四钦差的头衔?慈禧和李鸿章共同对付他,却连毛都没少一根?

又或者是担心一下,一旦朝廷腾出手来,他徐一凡是万劫不复。如果朝廷没腾出手来,也是日本数十万大军浮海而来,水陆之势都将大清打得惨败。而他徐一凡只以万人军队,就要螳臂挡车,痴心要成为这片土地上的中流砥柱。成败的机会,其实只能看命数如何?

他实在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他没有夸称自己的功绩,向大家展示未来多么美好。却有人替他做了。

门外突然响起了隐隐约约的呼喊声,整齐的随风飘来。在花厅当中,听不清楚。喊声一阵大似一阵,一阵激越似一阵。满席的人都悚然一惊。互相对视一眼,李星带头,先奔出了花厅,直向外院。其他人也赶紧跟了出去,韩中平这老态龙钟的家伙都跑得飞快。

到了外院檐前,溥仰和戈什哈们早就在那里默默站立了。看徐一凡他们出来,只是默默的朝远处一指。

远处,漫山遍野,都是火把,象一条条火龙,在缓缓流动着。火龙之下,全是着装整齐的士兵!大同江上也倒映着这些火光,仿佛天地之间,都被这火光充满!

在异国他乡度过这个传统节日,这些离家千里的士兵们越发的感到了这个团体的归属感。而这个团体,也一直无负他们,带领着他们,越过了那么多险阻,带着他们越走越高,越来越强!艰苦的训练磨练了他们的骄傲,平定朝鲜的功绩带给了他们荣誉和自尊。徐一凡讲不出口,因为他知道还有太多的艰难险阻等着他们。但是这些年轻而单纯的军官和士兵们,却在年夜饭上越讲越多,越说越激动。到了酣畅淋漓处,有军官带着士兵离开饭桌,点起了火把,不知道想宣泄什么样的心情。有人带动,就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军官士兵自动按照编制,举起了火把,整齐离营,一圈圈的游动着。

吼声也不可压抑的响起:“禁卫军万岁!徐大人必胜!禁卫军万岁!徐大人必胜!”这些官兵好歹还有点理智,没有叫出徐一凡万岁的口号!

喊声催动着大同江的波涛,哗哗拍岸。头顶之上,银河漠漠。

在不远处,楚万里和那些德国顾问们也在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过了多久,孔茨喃喃道:“奥斯特里茨战役前,那个法国皇帝的士兵们,也是这样向他欢呼。他们扯下了茅屋的稻草,点燃起来彻夜挥舞…………而奥地利和俄罗斯的士兵,就这样惶恐的注视着…………万里将军,你知道你们的徐大人,到底会走到哪一步么?”

楚万里一句话也没有回答,他也知道,他那个最好的朋友,就在游行的队伍当中。

火光下,每个人都默默的注视着徐一凡,注视着他年轻的脸庞。骄傲如李璇,也是一脸的迷醉。

良久之后,徐一凡才淡淡一笑:“胡闹!”

~~~~~~~~~~~~~~~~~~~~~~~~~~~~~~~~~~~~~~~~~~~~

再热闹的宴席,也有散去的时候儿。士兵归营,百姓守岁。李大雄韩中平谭嗣同都喝的酩酊大醉,都给下人搀回去休息了。徐一凡也好不太多,但是也总算撑住了。刚才在酒桌上面,杜鹃和陈洛施就拼命的朝徐一凡这里施眼色,眼睛水汪汪的。也早早儿的就离开了席上。

散了之后,徐一凡就跌跌撞撞的朝自己卧室摸过去,什么丫鬟下人,一律别跟着。转过回廊,就看见一个窈窕的身影藏在暗处。看着那瀑布一般的长发,在月色下散发出的光芒,就正是李璇。徐一凡自己都快忘了,这丫头什么时候离席的?

看着徐一凡过来,李璇从阴影当中转出来,俏脸的容光让徐一凡都屏住了呼吸。今天晚上,这丫头漂亮到了让人魂不守舍的地步了。她也瞧着徐一凡,突然一下扑了过来,到了徐一凡怀里。徐一凡还没缓过神来,温软湿润的嘴唇一惊贴到了他的唇上。

李璇居然主动献吻?

女孩子虽然主动,但是还是青涩。只会用嘴唇在他那儿蹭来蹭去。这个时候,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就要教她。徐一凡老实不客气,紧紧一把搂住她,正宗法式湿吻奉上。在他舌头的疯狂侵略下,李璇什么城池都失守了,节节败退,小舌头躲躲闪闪,到了最后,终于嘤咛一声,搂着徐一凡脖子吻了一个天昏地暗,都快晕过去了。

这样,是不够的…………徐一凡的手已经开始游走,转眼间已经到了李璇的胸部位置。顺着她洋装的领口就伸了进去,入手就是又坚挺又酥软的感觉,握在手里,仿佛就握住了整个世界。这么骄傲美丽的女孩子就一声不吭的任他施为。直到李璇觉着自己亲够了,才狠狠一掐徐一凡的手,顺便还咬了他舌头一下。徐一凡吃痛,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

李璇满脸潮红,头发也乱了,几缕青丝粘在她因为动情而出汗的俏脸上。她一边掩着领口一边退开,似笑非笑的看着已经变身野狼的徐一凡:“摸够了?你的英雄气度,已经够本大小姐献吻了,想骗我到床上去,你的温柔还要再加强一下呢!”

徐一凡只觉着自己帐篷支得老高,血压差点就要飙到天上去了:“这就丢下我?”

李璇做个鬼脸:“里面还有两个呢!”说着就像一只轻灵的小鹿,蹦蹦跳跳的消失在夜里。那边卧室好像听到了徐一凡的声音,也亮起了洋油灯,窗户上出现了两个女孩子美好身形的剪影。

接着就是门口探出两个脑袋,探头探脑的,不确定的在那里叫:“老爷?”

徐一凡苦笑着走进去,这李璇,拿她还真没法子。等走进了屋子,差点又是鼻血狂飙!

陈洛施和杜鹃和羞怯怯的。穿着两件小吊带…………徐一凡根据自己的记忆画出图样,让韩老爷子找高手裁缝,用最好的材料缝制出来的衣服。还再三叮嘱要保密加保密。

陈洛施上面吊带,下面是裤袜。身子白生生的,一双长腿还刻意的让徐一凡看得清楚。杜鹃比她害羞,她吊带衫也许是小了一些,紧紧的裹着身子,就能看见深深的乳沟和浑圆的形状,两个小点凸起也分外诱人,看着徐一凡的目光投过来,羞得赶紧抱住了胳膊。

看陈洛施要熄灯,徐一凡笑着拉住了她的手,一把就将她推在了床上。洛施的头发已经放了下来,铺在背后,那双可称为极品的长腿还调皮的朝徐一凡勾了勾。

这个时候儿还有什么说的?横抱起杜鹃一块儿上吧。

醉握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甲午年,要来你快点来吧………………老子都等不及了。

~~~~~~~~~~~~~~~~~~~~~~~~~~~~~~~~~~~~~~~~~~~~~~~~~

再次吐血奉上快八千,真的精疲力尽了…………

奥斯卡很努力,大家的月票也努力再投过来啊!

等着大家逼奥斯卡多更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篡清请大家收藏:(www.dearzw.com)篡清第二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篡清最新章节 - 篡清全文阅读 - 篡清txt下载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第二中文网

猜你喜欢: 压根横行抗日之流氓部队权力巅峰极品将军大唐远征军原始大厨王回到明朝做千户首席国士烈明夜天子满唐春隋唐君子演义帝国吃相汉乡山沟皇帝武唐攻略万历驾到大明王侯乘龙佳婿主宰江山辽东钉子户撼唐我的明末生涯明朝败家子至尊特工
完本推荐: 无量真仙全文阅读神级剑魂系统全文阅读奋斗在八零全文阅读大主宰全文阅读鬼咒全文阅读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神煌全文阅读天眼人生全文阅读斗战三国全文阅读我的学姐是丧尸全文阅读药神全文阅读我的岳父大人叫吕布全文阅读纳妾记全文阅读极品小农场全文阅读宅妖记全文阅读欢迎来到噩梦游戏全文阅读神级仙界系统全文阅读很纯很暧昧全文阅读重生混元道全文阅读我当方士那些年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剑域神王叶先生每天都想跟我告白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修真聊天群华娱之闪耀巨星龙王大人是我夫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老胡同都市剑说余生有你,甜又暖斗武乾坤一秒沦陷我绑定了神医系统都市无敌医圣为你摘下满天星天降横财天桐神女小农民大明星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魔临深渊女神你好,King先生未来之师厨沧元图动力之王天神诀佛系少女不修仙女主翻身做豪门撒娇福晋最好命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篡清最新章节手机版 - 篡清全文阅读手机版 - 篡清txt下载手机版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第二中文网移动版 - 第二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