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二中文网 >> 篡清 >> 第94章 在朝鲜 我给你们机会

第94章 在朝鲜 我给你们机会

李鸿章的北洋大臣督署之内,几盏清茶,飘散着袅娜变幻的香气。李鸿章换了一身行装,也没有戴帽子,悠闲自得的坐在上座。也一叠声的催促荣禄和徐一凡两人宽章升冠。李老爷子一副随和样子,谁还驳他面子了。两位钦差也换了行装,只是坐在那儿和李鸿章寒暄谈笑。杨士骧袁世凯丁汝昌叶志超等参与过几次朝鲜事变的文武员弁却只能翎顶辉煌的正襟危坐,双手扶在膝盖上面专心致志的听着。

他们这些官儿,倒不如无官一身轻的张珮纶,一身便服的坐在那里,摇着扇子。和两位钦差谈谈京城风月,和荣禄谈谈当年在北京城的旧事,倒也其乐融融。

徐一凡一边欣赏着他们宰相城府,一边打量着正襟危坐的那些人物。丁汝昌杨士骧都是旧相识,目光一错不过点头微笑。叶志超是淮军宿将,甲申事变的时候儿也有表现。看起来就是一脸烟容,现在已经浑然没有了武将的朝气。更多的目光,还是在袁世凯身上打转。

无他,这个袁世凯,实在太有名了。如果说谁真的篡清成功,那么真实历史上不是他徐一凡,而是这位袁慰亭。满堂济济多士,就他官位最小。可是他坐在那里,气度雍容,目不斜视。五短身材竟然也坐出了相当沉雄的气度出来。

可惜啊可惜,也是一代枭雄,但是只怕没有上位的机会啦…………

荣禄和李鸿章他们寒暄的场面话说完,终于开始说起了正事儿。就看见荣禄一脸严肃:“李中堂,这次兄弟背负的差使重要,大家都明白。镇着一个藩属国,还要练兵。这都不是玩儿的,还要请中堂赏派几个人才。还有这饷道,还求中堂大人确保了。我们都指着北洋作为泰山之靠啊!”

李鸿章一笑,无所谓的一摆手:“看中哪个人,荣大人你调走就是。就是我老头子,你也可以奏调嘛!”

笑话儿一出口,所有人都得应景的陪笑。看似一团和气当中,李鸿章捻着胡子微笑:“至于饷道,一年指拨津海关二十万,还有户部拨银十五万。这自然是要确保的,禹廷可在?”

丁汝昌忽的一下站起来:“标下在!”

李鸿章微笑用手虚按按,示意他坐下:“这护送饷银军装的事儿,都是你的首尾,能确保办好这个差使不成?”

丁汝昌朝李鸿章一抱拳:“中堂,标下愿立军令状!”

李鸿章一拍手:“那就好!荣大人,徐大人,可听着禹廷的话儿了?要是出了岔子,尽管找我老头子的麻烦。”

荣禄和徐一凡都是笑着点头,丁汝昌半转身子,冲着他们两人,直愣愣的道:“荣大人,徐大人,这饷道在标下手里出了问题,自然是惟标下是问。但是事权必须有一,我护送这饷,是交到哪位大人手上,才算卸了责任?这事关军令状,标下不得不问。”

室内顿时响起了李鸿章的呵斥声音:“粗鲁!有你这么说话的么?”徐一凡的目光和荣禄目光一碰,当即转开,两人心思各个不同,一时都不说话儿。

荣禄是不想吃相太难看,徐一凡却是别有怀抱。

过了好半晌,李鸿章的目光只是含笑在荣禄和徐一凡身上打量。室内安静已极,到了最后,才听见荣禄咳嗽一声儿,朝徐一凡点点头,笑道:“我和徐大人,都是钦差,照理说应该是不分彼此的。可是徐大人在给朝廷的练兵条陈上面说了,他想在朝鲜北面练兵。既不太招惹东洋鬼子和西洋鬼子在朝鲜南部的利益,也可以屏藩我大清龙兴之地。老佛爷和太后呢,都觉着有道理。

徐大人天纵奇才,带着几十人马就敢在南洋洋鬼子老窝里面横行,这练兵自然以他为主。兄弟不过拾遗补缺。既然挂着这个总办衔头,还要负责交涉。说不得兄弟就得坐镇汉城,作为徐大人后盾。饷道呢,兄弟就替徐大人分劳,照看一下了。徐大人只管专心练兵就是……”

他自以为这话儿说得还算得体,没有将吃相表露得太难看。说完也矜持的摸起了胡子。徐一凡却只是笑笑:“荣大人,兵无饷则必散,这个道理,我们大家都明白。荣大人坐镇汉城,属下自然是极放心不过。但是从汉城转运到北朝鲜,也很艰难。不如属下也在汉城设一个转运衙门,留点兵力在那儿,一边负责监护,一边协助转运。荣大人看可好?”

这是我给你们的第一次机会!

徐一凡神色微微有点阴冷,只是咬着牙齿微笑,静静的瞧着荣禄。在荣禄想来,卡住饷就是最好的制约徐一凡的办法。任他生则生,任他死则死。从荣禄是不是愿意分享饷道的控制权,就知道荣禄是把心思放在练兵上,还是放在对付他徐一凡身上了!

荣禄脸上闪过一丝铁青,又转眼平复如常。拿起茶盏喝了一口,顺便吐了点儿茶末

“徐大人这是信不过本钦差了?几千兵的供应,这转运的事儿,有夫子就成。丁军门说得有道理,事权必须有一。两家都管着饷,这不是乱套了?我是总办,当担起这个责任起来。你练兵,我坐镇嘛!要是你练的兵,缺了供应,尽管来找我的不是,可好?”

徐一凡淡淡一笑,拱手行礼:“大人既然如此吩咐,属下还有什么话儿好说。”

荣禄一拍大腿:“这就对了嘛!只要我们哥两个和衷共济,还怕什么差使办不好?”

徐一凡只是点头,看着丁汝昌坐了下来。这饷道掌控的事情,算是定了下来。

大家正以为该一团和气,说说笑笑,然后接风加送行酒一摆。然后各自走路的时候儿。徐一凡的眼神又变得认真起来,漫声道:“袁慰亭袁大人?”

众人一怔,袁世凯掸掸袖子,迈步出来,又是一个庭参礼:“卑职袁世凯,谨候大人吩咐!”

徐一凡呵呵腰算是还礼,笑道:“什么吩咐不吩咐的,咱们不过是叙话儿。庆军六营,在朝鲜,算是我们大清的定海神针了吧?”

袁世凯不动声色的回答:“大人谬赞了,但是庆军为朝鲜上下所畏,为日本公使所忌,却也是事实。”

荣禄愣愣的看着徐一凡和袁世凯对话,眼珠乱转,极力在猜测徐一凡的心思。

徐一凡拍掌笑笑:“这是你袁大人统带有方!这次将这么一支劲旅交给兄弟,真是承情不尽。只是兄弟有一个疑问,这庆军是交给兄弟练的,那必然就要抽离汉城。这朝鲜中枢之地,不就空虚了么?万一有事,将如何应对?”

话音方落,袁世凯和荣禄都已经变了脸色。

徐一凡却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笑眯眯的道:“荣大人,袁大人。兄弟有个一得之愚,这庆军一部加上新募来的部分官兵,还是坐镇汉城,由兄弟委员统带训练,而兄弟则在北朝鲜和汉城两头跑着,随时巡视照应,这部分留在汉城训练的军队,也可以就近补给。荣大人和袁大人以为如何?”

这是我给你们的第二次机会!

如果你们真有一点心悬朝鲜局势,而不是忙着约束我,整垮我的心思。就让我有一部分力量放在汉城,可以免你们来日大难!就要让我在汉城也能插上一足!

袁世凯和荣禄的脸色都在急剧变化。而李鸿章和他的僚属则不发一言,笑眯眯的看着场中几人的暗斗。

荣禄率先开口:“嗨!庆军说交给徐大人统带,就是徐大人统带么!还留在汉城做什么?兄弟这次也有奏调的几十名宗室子弟,也可以在汉城先练一点兵嘛。再说了,北洋离汉城如此之近,万一有事,水路呼吸可通。还怕什么?两个钦差大臣都坐镇在汉城,恐怕不是朝廷的本意,本来就是要咱们一南一北,呼应坐镇的么!”

徐一凡笑笑点头,又瞧瞧袁世凯。荣禄还可以说对朝鲜的汹涌激流,明争暗斗没有概念,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袁世凯,应该明白在汉城布下兵力的重要性吧?

袁世凯咬咬牙齿,看了荣禄一眼,避开了徐一凡的目光:“荣大人说得是,汉城有北洋支撑,确有泰山之安。徐大人练兵北朝鲜,也是有力呼应。两个钦差都坐镇汉城,未免有些大题小作,以为我大清无人,一个小小藩属国,还要我大清这么多名臣猛将坐镇……卑职一定留在汉城,尽心辅佐荣大人,请徐大人放心。”

荣禄一拍大腿,刚才那回绝徐一凡的话他也说得心里有点二乎。徐一凡说的汉城要留兵震慑,也是正理。他虽然拒绝了,但是徐一凡也能单独上奏。到时候还是让他在汉城插一脚,那饷道还不是要分他一半?拿不住饷道,凭什么控制徐一凡?再说了,他现在宦囊空空,历年所积,都花在运动回京上面。这次得了这个差使,更想捞一笔,运动着再上一步。禁脔所在,绝不让人分割!公义私情,都必须将徐一凡逼在北朝鲜,困死这个傻小子!

在朝鲜十多年,深知朝鲜内情的袁世凯附和他的话,就是徐一凡奏上去,他也能打擂台了。站住了道理,还怕上面不支持他,去支持徐一凡了?

这袁世凯,晓事!

他当下就冲着李鸿章道:“李中堂,兄弟在朝鲜担子很重。袁大人熟悉朝鲜内情,不如就奏派给兄弟使用吧?袁大人大才,兄弟一定不会埋没了他。”

李鸿章摆手呵呵大笑:“荣大人尽管用!慰亭,还不谢谢荣大人赏识提拔?”

袁世凯顿时趋前向荣禄行庭参礼,而荣禄也加倍客气,离座儿将他扶了起来。

徐一凡闭目危坐,心里只是不住冷笑。

满清还是那个满清,袁世凯还是那个袁世凯。权力地位的争斗,比任何公理大义都要重要一些。

自己机会已经给过了,他们以为卡住饷道,就能让他在北朝鲜自生自灭?

等待你们的,只有来日大难。而我徐一凡,将一飞冲天!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个时候儿的心里,有的却只是悲凉。

~~~~~~~~~~~~~~~~~~~~~~~~~~~~~~~~~~~~~~~~~~~~~

看着荣禄和袁世凯上下想得,徐一凡也睁开了眼睛:“恭喜荣大人得一臂膀。中堂,兄弟也有个不情之请,想问中堂奏派一个人。”

李鸿章看来心情极好,笑道:“今儿我就当了散财童子,徐大人要谁,痛痛快快的就说吧,老头子还会向你要卖人的钱不成?”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徐一凡身上,微微有些好奇,又是哪个家伙,要跟着这个活二百五去倒霉了?

徐一凡迎着所有人的目光,微微一笑,一字一字的道:“兄弟想要的,就是邓正卿邓世昌,邓大人。”

霍的一声,却是丁汝昌站了起来。咣当一下,他连自己的椅子都带倒了。

徐一凡欺人太甚,当初使唤他们北洋水师闯出泼天的大事也就罢了,现在还明目张胆的来挖淮军墙角。此例一开,如何了得?

邓世昌自从归国之后,顿时就被剥夺了差使,虽然不敢降他的职衔,因为朝廷并没有降罪。可是致远兵船,他今生是休想再带了。整个北洋水师,将这个不听号令的家伙晾了起来,以后还准备抓着一个什么过错儿好好的收拾他一下。让众人所戒。

不管如何对付收拾邓世昌,都是他们淮军体系内部的事情。但是现在这个徐一凡,却要将他好好的保出去!这个口子开了,是不是其他任何派系,都可以来北洋拉人。就算不听北洋号令,反正最后也有地方投奔?

满室的北洋僚属,都有不快神色,尤其以丁汝昌,更是脸色铁青。

李鸿章不动声色的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淡淡的开口:“给你。”

“中堂!”

顿时又几个不同的声音响起,都是一脸激愤的神色。

李鸿章仍然表情如枯井无波,又重复了一遍:“给你。”

徐一凡哈哈一笑:“中堂果然爽快!此去朝鲜,山高水长,前途莫测。中堂,咱们来日再会了!”

说罢起身一个罗圈拱手,也不顾官场体制。活二百五的本性再度发作,竟然自己一个人摇摇摆摆的去了。

荣禄在那里气得脸色铁青,旗人最好面子。徐一凡这么不恭谨的举动,让他心里只是发狠:“也用不着先参你无礼。反正在北朝鲜,就困死你这个王八蛋了!让你眼前所有一切,都他妈的烟消云散!”

~~~~~~~~~~~~~~~~~~~~~~~~~~~~~~~~~~~~~~~~

两钦差,在天津逗留了好些日子。抵达朝鲜,还要采买交涉用的礼物,准备物资。集齐随员,奏调人才。还是要有几天耽搁。

荣禄在天津这几天还是谨守官箴,哪里也没有出去晃荡。只是和袁世凯整日价的商议朝鲜局势,和怎么对付徐一凡的步骤办法。他的旗人大人随员们,可是在天津窑子里面逛了一个昏天黑地,开销着公款,巴不得荣大人永远不走。

徐一凡这几天里面,却不大出门。在熟悉官场动向的人物看来,这徐一凡也已经完蛋了。清例以文驭武,除了大小相制,就是财政控制。练兵练兵,饷都不在自己手里,还练个屁?徐一凡倒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这些日子唯一做的大家看得见的事情,就是经常去北洋武备学堂溜达一下,去诱惑那些比他还要傻的经受过训练的学生。

官场中人,永远在意的只是政坛当中那点起起伏伏,满清末世的官场尤甚。他们就象一只只鸵鸟,只注意到他们理解范围之内的事情。

在这荣禄得意洋洋的日子里面,在东北,一队队的马帮,打着大盛魁的旗帜,载得满满的,跨过了鸭绿江上的桥梁。

一群群工人,在上海,在广州,在温州,在香港等等口岸募集。招募的人发放了优厚的安家费用,而且当场兑现了三个月的工钱,装上轮船,呜呜的就运向朝鲜海域。

在燕赵之地,那些一向出兵的府县,都已经竖起了招兵的黄色三角旗帜。一群群朴实憨厚,但是却又无路可去的青壮百姓,被仔细挑拣之后。就按照大盛魁一路设的转运商路,一程程的被运走,或者走水路,或者走旱路,向着同样一个地方集中。

在南洋,一份份货单下达到了南洋李家那里,无数的订单,通过南洋李家设立的贸易公司向外发出。李家许多精明能干的管事,上了奔往世界各处的轮船。到各个地方开始了采购。无数条采购的支流汇聚在一起,向着同一个地方涌动。

这些,都是那些醉心于权术,眼中自有自己地位的官僚们,所注视不到的。

光绪十九年五月六日,端午才过。准备载运两大钦差的招商局轮船就已经准备好了,在码头之上,自然还有一番仪注。淮军跪送,掌号鸣炮,香花美酒,先给汉城发钦差滚牌,都是例行的事情。

码头之上,两路钦差的车马在鼓乐声中,聚于码头。徐一凡和荣禄钻出来,相视都是一笑,好像双方心中都毫无挂碍一样。在行仪注的时候儿,两人你谦我让,客气得了不得。

所有仪式办完,轮船汽笛呜呜响动,荣禄朝徐一凡拱拱手,带着袁世凯和队伍又大了一些儿的随员先上轮船去了。

徐一凡却带着楚万里还在舷梯之下守候,不住的翘首观望,似乎在等候什么人。

这些天,虽然奏调邓世昌的文书已发。但是邓世昌却始终未曾来到。

汽笛声鸣叫得越发凄厉,轮船上面的英国大副都催促了徐一凡好几次了。徐一凡却始终未动。楚万里在他身后低声道:“大人,上船吧。邓大人是不会来的了。”

徐一凡只是摇头,神色黯然的才走上舷梯,还不住回头观望。突然之间,就看见一辆马车飞也似的从码头那头冲了过来。徐一凡一把抓住楚万里三步并作两步的跳下舷梯,扬声高喊:“可是正卿兄?”

马车在徐一凡面前停住,马身上全是大汗。从车篷里面钻出几个壮健汉子。当先的就是邓世昌的副管驾陈金平。却始终没有邓世昌的身影。

陈金平他们跳下马车,朝徐一凡平胸行了一个军礼,大声道:“徐大人,上面儿没敢动邓大人,但是我们这些邓大人的心腹,都被开革了。只留下邓大人孤伶伶的一个。邓大人嘱咐,让咱们来投奔您!望徐大人收录!”

徐一凡一连声的道:“我都收,我都收!正卿兄呢?他怎么没来?”

陈金平从袖子里面掏出一封信,递给徐一凡:“邓大人只有封信让属下带给徐大人。”

“传清兄见信如晤:

兄之高义,世昌没齿难忘。南洋开炮,世昌并无半点可悔之处。若非兄之鼓吹,昌岂知昭扬民族大义,发挥海军骄傲,是此等滋味?

兄欲保昌,然昌生是海军人,死即海军魂。常附军旗之上,终望我华夏海疆!兄可记初见之日,兄之品题?

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

昌无须天下挥泪,只需有朝一日,可用此身,壮我海军军魂军威。”

徐一凡手一抖,信笺随着烈烈海风顿时远去,他板着脸转身上船。楚万里等人紧紧跟在后面,才走到舷梯一半,徐一凡突然回头。对着楚万里狠狠道:“历史已经不一样了!有些事情,我不会再让它发生!”

~~~~~~~~~~~~~~~~~~~~~~~~~~~~~~~~~~~~~~~~~~~~~

精疲力尽的两更…………

拜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篡清请大家收藏:(www.dearzw.com)篡清第二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篡清最新章节 - 篡清全文阅读 - 篡清txt下载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第二中文网

猜你喜欢: 明朝小仵作回到明朝当海盗皇家娱乐指南大唐腾飞之路将血满唐春武唐攻略神话版三国回到唐朝当皇帝刑徒唐朝好男人主宰江山大学士时光之心官居一品三国醉龙图唐砖权力巅峰新特工学生原始大厨王三国军神娇妻如云七品封疆重生于康熙末年重生唐朝当皇帝我在唐朝有套房
完本推荐: 完美人生全文阅读仙绝全文阅读妾色全文阅读刺客至高全文阅读武道宗师全文阅读天眼人生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死亡开端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妖孽学霸全文阅读神级剑魂系统全文阅读气冲星河全文阅读古代地主婆全文阅读重生之龙在都市全文阅读上品寒士全文阅读农门悍女致富记全文阅读续世枭雄全文阅读玄幻风云录全文阅读全职抽奖系统全文阅读遗憾弥补系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最强妖孽特种兵王修真聊天群超星大导演透视小房东无限武道传放肆[娱乐圈]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嫁入豪门77天后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天神诀斗破苍穹神之炎帝快穿撩人:病娇男神,狠凶萌!白氏药庐满级导演深渊女神1627崛起南海承包大明嫁偶天成剑域神王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逍遥派末日霸权女主翻身做豪门这个地球有点凶大医凌然以牙之名农门娇俏小厨娘八零炮灰大翻身我重生到了地球永恒国度

篡清最新章节手机版 - 篡清全文阅读手机版 - 篡清txt下载手机版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第二中文网移动版 - 第二中文网手机站